您所在位置:首页 > 行政法

老行者之家-行政法-【案例】甘某0不服B单位开除学籍决定案

【案例】甘某0不服B单位开除学籍决定案

作者:最高人民法院 阅读4271次 更新时间:2012-10-23


<裁判摘要>
  学生对高等院校作出的开除学籍等严重影响其受教育权利的决定可以依法提起诉讼。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时,应当以相关法律、法规为依据,参照相关规章,并可参考涉案高等院校正式公布的不违反上位法规定精神的校纪校规。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

  (2011)行提字第12号


  申请再审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甘某0。
  委托代理人湛中乐,北京大学教授。
  委托代理人湛中卓,北京市众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B单位。
  法定代表人胡军,该校校长。
  委托代理人李伯桥,该校教师。
  委托代理人陆宇星,广东胜伦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甘某0因诉被申请人B单位开除学籍决定一案,不服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穗中法行终字第709号行政判决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粤高法行监字第6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经审查后认为原生效判决可能存在适用法律错误的情形,以(2010)行监字第1023号行政裁定提审本案。本案提审后,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甘某0的委托代理人湛中乐、湛中卓,B单位的委托代理人李伯桥、陆宇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穗中法行终字第709号终审判决认定以下事实:甘某0原系B单位华文学院语言学及应用语言学专业2004级硕士研究生。2005年间,甘某0在参加现代汉语语法专题科目的撰写课程论文考试时,提交了《关于“来着”的历时发展》的考试论文,任课老师发现其提供的考试论文是从互联网上抄袭,遂对其进行批评、教育后,要求重写论文。甘某0第二次向任课老师提供的考试论文《浅议东北方言动词“造”》,又被任课老师发现与发表于《江汉大学学报》2002年第2期《东北方言动词“造”的语法及语义特征》一文雷同。2006年3月8日,B单位作出暨学<2006>7号《关于给予硕士研究生甘某0开除学籍处理的决定》,给予甘某0开除学籍的处分。甘某0不服,向广东省教育厅提出申诉,广东省教育厅于2006年5月16日作出粤教法<2006>7号《学生申诉决定书》,认为B单位对甘某0作出处分的程序违反《B单位学生违纪处分实施细则》第三十三条的规定,影响甘某0的陈述权、申诉权及听证权的行使,不符合《普通高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的规定,责令B单位对甘某0的违纪行为重新作出处理。B单位收到广东省教育厅的决定书后,于2006年6月1日将调查谈话通知单送达给甘某0母亲赵小曼,并于当天就甘某0违纪事件进行调查。2006年6月2日,B单位华文学院向B单位学生违纪处理委员会办公室建议给予甘某0开除学籍的处分。6月6日,B单位研究生部向学校领导提交有关给予硕士研究生甘某0开除学籍处理报告,建议对甘某0作出开除学籍的处理。6月7日,B单位将违纪处理告知书送达给甘某0母亲赵小曼,并制作了告知笔录。2006年6月13日,赵小曼将陈述、申辩材料交B单位。B单位也对甘某0陈述申辩作了记录。2006年6月15日,B单位学生违纪处理委员会召开会议,决定给予甘某0开除学籍的处分,并将给予甘某0开除学籍处分的意见提交校长办公会议进行讨论。6月19日,B单位召开2006年第16次校长办公会议,会议决定同意给予甘某0开除学籍的处分,并制作了暨学<2006>33号《关于给予硕士研究生甘某0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以下简称开除学籍决定),对甘某0作出开除学籍处分。6月21日,B单位将处分决定送达给赵小曼。6月23日,B单位又通过特快专递EMS将开除学籍决定寄送给甘某0。2007年6月11日,甘某0以B单位作出的开除学籍决定没有法律依据及处罚太重为由,向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请求撤销B单位作出的开除学籍决定并承担案件诉讼费。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以(2007)天法行初字第62号行政判决维持了开除学籍决定。甘某0不服提起上诉。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的规定,B单位有权对受教育者进行学籍管理,实施奖励或者处分。《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情节严重的,学校可以给予开除学籍处分。第六十八条规定,高等学校应当根据本规定制定或修改学校的学生管理规定,报主管教育行政部门备案,并及时向学生公布。《B单位学生管理暂行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五)项、原《B单位学生违纪处分实施细则》第二十五条规定,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情节严重的,可给予开除学籍处分。本案中,甘某0两次抄袭他人论文作为自己的考试论文,其行为属于抄袭他人研究成果,在任课老师已经指出其错误行为后,甘某0仍然再次抄袭欺骗老师,这种治学态度是很不严谨的。B单位认为甘某0违规行为属情节严重,主要证据充分,甘某0认为其行为属考试作弊的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在学校处理过程中甘某0书面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也委托母亲接受了B单位的调查、进行了申辩,B单位处理程序并未影响甘某0行使法定权利,甘某0认为开除学籍决定程序违法的主张缺乏依据,不予支持。在适用法律方面,B单位根据法律授权制定了本校的学生管理规定,并依照该规定对甘某0作出开除学籍决定,并无违反法律、法规和规章规定。需要指出的是,在《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四条已对开除学籍情形作出规定的情况下,B单位在开除学籍决定中没有引用该规定不妥,但该瑕疵不足以影响开除学籍决定的合法性。综上,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07)天法行初字第62号行政判决维持B单位的开除学籍决定正确。因此,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驳回甘某0上诉,维持原判。

  后甘某0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该院以(2010)粤高法行监字第6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驳回其再审申请。

  甘某0向我院申请再审称:其作为B单位2004级硕士研究生在修读学位课程现代汉语语法专题时,先后两次上交的课程论文存在抄袭现象属实。但该课程考试形式是以撰写课程论文方式进行的开卷考试,抄袭他人论文的行为违反了考试纪律,应按违反考试纪律的规定给予处分。但这种抄袭行为并不是《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四条第(五)项和《B单位学生管理暂行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五)项规定所称的“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的违纪行为。B单位适用《B单位学生管理暂行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五)项规定给予开除学籍处分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不当、处分程序不合法,且处分明显偏重。请求本院撤销原审判决并撤销开除学籍决定,责令B单位重新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或者直接将开除学籍决定变更为其他适当的处分,同时赔偿因诉讼多年而支出的交通住宿等直接支出费用89601元和因丧失学习机会造成的间接损失及精神赔偿 100 000元。

  B单位答辩称:学期课程论文作为研究生修读课程的考试形式之一,也是研究生在学习期间研究成果的一部分,研究生理应严格认真对待。甘某0连续两次的抄袭行为已经严重违反了《高等学校学生行为准则》、《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以及《B单位学生管理暂行规定》,丧失了作为一名学生所应有的道德品质,应按照《B单位学生违纪处分实施细则》进行处理。即便如申请人所述,其行为属于考试作弊行为,而根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四条第(四)项的规定:“由他人代替考试、替他人参加考试、组织作弊、使用通讯设备作弊及其他作弊行为严重的”,仍然可以给予申请人开除学籍处分。因此,开除学籍决定认定事实清楚、定性准确,适用法律正确。请求本院依法维持原审判决,并驳回甘某0在原一、二审期间未曾提出的赔偿请求。

  本院庭审中,双方当事人对原生效判决所认定的事实均无异议,本院经审查后依法予以确认。

  本院在复查期间和提审后,曾先后多次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协调。但B单位坚持不自行撤销开除学籍决定,而甘某0则坚持在B单位不自行撤销开除学籍决定情况下,不接受任何形式的经济补偿或者赔偿,因而双方未能达成和解。庭审后,甘某0再次向本院书面说明,因已经失去5年最好的光阴,其已不愿意回到学校修完学业。

  本院认为,高等学校学生应当遵守《高等学校学生行为准则》、《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并遵守高等学校依法制定的校纪校规。学生在考试或者撰写论文过程中存在的抄袭行为应当受到处理,高等学校也有权依法给予相应的处分。但高等学校对学生的处分应遵守《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五条规定,做到程序正当、证据充足、依据明确、定性准确、处分恰当。特别是在对违纪学生作出开除学籍等直接影响受教育权的处分时,应当坚持处分与教育相结合原则,做到育人为本、罚当其责,并使违纪学生得到公平对待。违纪学生针对高等学校作出的开除学籍等严重影响其受教育权利的处分决定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应当予以受理。人民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应依据法律法规、参照规章,并可参考高等学校不违反上位法且已经正式公布的校纪校规。

  《B单位学生管理暂行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五)项规定,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情节严重的,可给予开除学籍处分。《B单位学生违纪处分实施细则》第二十五条规定,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视情节轻重,给予留校察看或开除学籍处分。B单位的上述规定系依据《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四条第(五)项的规定制定,因此不能违背《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相应条文的立法本意。《普通高等学校学生管理规定》第五十四条列举了七种可以给予学生开除学籍处分的情形,其中第(四)项和第(五)项分别列举了因考试违纪可以开除学籍和因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可以开除学生学籍的情形,并对相应的违纪情节作了明确规定。其中第(五)项所称的“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系指高等学校学生在毕业论文、学位论文或者公开发表的学术文章、著作,以及所承担科研课题的研究成果中,存在剽窃、抄袭他人研究成果的情形。所谓“情节严重”,系指剽窃、抄袭行为具有非法使用他人研究成果数量多、在全部成果中所占的地位重要、比例大,手段恶劣,或者社会影响大、对学校声誉造成不良影响等情形。甘某0作为在校研究生提交课程论文,属于课程考核的一种形式,即使其中存在抄袭行为,也不属于该项规定的情形。因此,B单位开除学籍决定援引《B单位学生管理暂行规定》第五十三条第(五)项和《B单位学生违纪处分实施细则》第二十五条规定,属于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一、二审法院判决维持显属不当,应予纠正。鉴于开除学籍决定已生效并已实际执行,甘某0已离校多年且目前已无意返校继续学习,撤销开除学籍决定已无实际意义,但该开除学籍决定的违法性仍应予以确认。甘某0在本院再审期间提出的其在原审期间未提出的赔偿请求,本院依法不予审查。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六十一条第(二)项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七条第二款第(二)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07)穗中法行终字第709号行政判决和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2007)天法行初字第62号行政判决;
  二、确认B单位暨学<2006>33号《关于给予硕士研究生甘某0开除学籍处分的决定》违法。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共计人民币100元,由被申请人B单位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郭修江
审 判 员 段小京
代理审判员 耿宝建
二0一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徐 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