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老行者其人其事

老行者之家-老行者其人其事-再回首--大学毕业二十周年聚会

再回首--大学毕业二十周年聚会

作者:老行者等 阅读10213次 更新时间:2010-10-12





老行者:再回首

金秋的北京,金秋的燕园,从五湖四海,从四面八方,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一起来。

二十年前,没来得及最后细细品味燕园的美丽,前途未卜惶惶然,匆匆离别无挥手。而今步入校园,道路两旁的银杏长高许多,昔日的红砖小楼古色古香的风采淹没在宏大雄伟的高楼之中。未名湖秀美依然,博雅塔雄伟还在,只是清静的校园多了熙熙攘攘的游人。三角地不见了布告栏,学三食堂了无踪影,百年讲堂光彩照人,却找不到那种合拍的感觉。重回宿舍,楼道仍旧是“万国旗”飘扬,低头在裤腿和衬衫下穿行,不变的味道依然可以告诉你卫生间的方位。宿舍门未变,里面床柜书桌设备全新,宿舍的新主人对旧地重游的“老一代”怯生生地叫着“叔叔”。

回到教室,将已不再苗条的身子挤入桌椅间,点名,报学号,为每一个到来者鼓掌,为每一个未到者“请假”。再一次见到“陌生”的老同学,握手拥抱唏嘘不已;再一次聆听老教授们的谆谆教诲,重温当年的求学历程;再一次在母校的荣耀下,为身为其中一员而自豪;再一次步入校园食堂,没有了饭盆粮票,只有嚼不出味道的快餐。

同学相聚,角色全恢复。管你身价几何,只管说评书、演小品给同学们逗乐;抛开领导权威,执麦只顾高歌,引来满堂喝彩;酷酷白领丽人,仍旧把酒畅饮重现当年疯狂。知心哥们儿彼此交流生活经历,靓丽姐们儿相互传授瘦身秘诀。同屋兄弟,闹的还是喧嚣着成为中心,静的仍是在一旁充当听众。

二十年前,在不经意之间释放了人生难得的激情。毕业后,在生存与发展之间找到了各自的存在方式。弹指一挥间,再相聚,物不是,人亦非,重温的只是那段刻骨铭心的时光。

全屏欣赏


Shen Ying Hong:机场瞬间思绪

这一刻站在机场宽阔的跑道前,一如23年前离家去国的那一刻,有一点点惆怅,别绪在心头缠缠绵绵。不同的是在航线的另一端有三个人在等待,我知道那是家里灯光亮起的地方,心里是温暖而踏实的。


20年后重聚,两天之中,时空穿梭,几次疑惑今夕何夕。不用一天的功夫,杯盏交错之间,个个原形毕露,当年的懵懂少年跃然眼前。要说变化大概要数那些旧日不苟言笑的男生,而今都在岁月中练就了不凡的风范,各领风骚。当然那嚣张的依旧要张牙舞爪,那洒脱的依旧要吟风弄月,那持重的依旧事事得体,那美丽的依旧风姿绰约。北大校园物不再人已非,好在未明湖依然灵秀,博雅塔不肯折腰,宿舍楼同样气味难闻,学生们的谈话还有几许稚嫩可爱,之间行走的我们徜徉在记忆的溪涧。金秋之际,簌簌的树声里,几许和暖,几许萧瑟?


该是飞鸟各归林的时候了。再多的青春我们已经消费,再留恋的记忆也要封存。明天我们都有自己的人生需要面对,但愿重聚的时光让我们有更多的快乐和能量上路。亲同学们,愿上帝佑护你们平安喜乐!五年吗,十年否?祈祷我们后会有期!

又及:臧峻,知道你不愿大家言谢,显得不像亲同学。就算我是表的吧。没有你的细心准备和不厌其烦,只怕这次我们的聚会还会失之交臂。臧同志辛苦了,谢谢你为人民服务!

聚会时几段名言:
臧峻:我们五班的都是“亲”同学。(其他班的都是“表”的。)
杨玲:如果她和何炬过到了一块儿,何炬肯定要变内向。
孙勇:祖坟要看风水吗?风水好,全都是风和水。
何炬:如果70岁的孙勇要娶20几岁的研究生,儿媳妇这关过不了。

Dong Chun Lei:五班的兄弟姐妹们

短暂的相聚又勾起了对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的回忆,想起了博雅塔旁未名湖畔的波光流影,想起了图书馆前或激情四溢或婉转悠扬的歌声,更想起了兄弟们临风把酒论英雄、谈笑风生话古今的豪迈,……想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岁月的片段,历历在目、恍若昨日。

虽然每个人的身上都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从每个人的脸上都可以读出所曾经历的沧桑,但在这里我们可以褪去闯荡江湖的外衣找回真实的自我和曾经的纯真,儒雅的依然儒雅,率真的仍然率真,豪放的依旧豪放,……。在这里可以感受到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带给我们的抚慰和安详。虽然我们来自五湖四海,现在又天各一方,但我突然觉得可以套用黄健翔惊天一吼中的一句话:“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不是一个人”,我相信不论我们身处何地都能感受到那份强大动力和绵绵柔情。

短暂的相聚后是一一送别,不免惆怅和伤感,但突然间又想离别难道不是下一次相聚的开始吗?况且我们的地球不已经变成地球村了吗?还有什么遥不可及的地方呢?于是心情开始慢慢复归平静。一个声音问:下次相聚还要等二十年吗?我想我们已经无需回答。

记得二十年前大学毕业后被发配至蛮荒之地,曾于孤寂中仿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作《天净沙·念燕园》,现抄录给兄弟姐妹们,略表对学校、同学的思念之情,见笑:

天净沙·念燕园

博雅晓月红楼,
学二油饼稀粥,
教授群书学子。
蓦然回首,
燕园是否依旧?

Zang Jun:几句话

我很想写感言,但是太多,心绪也很乱。上次说了,我很怕想和触及按键。

我突然做梦一样,一天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幸福地在一起享受每一刻的亲情,可是,夕阳下他们和她们都走了,各自忙去了,天黑下来,我的心从未有过的空落,北京的天空中还有大家的笑语,短信告知安全到达的声音不断,我都不敢打开看。

有在外地的同学不断地发短信告诉我要保证大家安全,快乐地回去,可是,那天午后在大厅里依依惜别后的真情泪水饱含了太多的心绪,我看到女生们走了,跟北大的老师说了一句话,我们班的女生是这一级里最善良、清纯的十个,很可爱,不信你看下开会时我提供的照片,我们男生从来没有照顾好过她们(除了极个别的很好外),虽然她们现在很让人放心很成熟,但她们曾经都不容易,我怎么见到后老觉得很心疼。

希望你们都多保重。

我跟几个男同学说,你看,我们班的女姐妹们,是不是跟我们大家都在一起时很踏实,所以,我们首先要在一起,人全了,班级家庭的气氛就有了,什么都回来了,所以,这些年,多可惜,要真心实意地关心,同学在一起,没有其他的性质之分。

我的脚扭了下,春雷开车和我陪张老师去郊区选了树,其实,这种事我们都没有时间去了,可好像是要代表你们大家去办件事情一样,我们一起很认真并互相商量着,耐心地办完了。

春雷把我回,这是多年来,我们班的同学难得的一种经历。

LIU HONG GUO:五班秋词

义山如风作无题,风飘斜雨句句奇;
西峰碧雾千松静,东海金光万浪檄;
阿男阿女花共酒,尔湖尔塔草与泥;
占尽秋色长城内,五班才调生生觅!


<此贴子已经被老行者于2010-11-24 21:39:37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