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校园生活

老行者之家-校园生活-北大法学院2010年秋季迎新典礼上致辞

北大法学院2010年秋季迎新典礼上致辞

作者:周旺生 阅读4448次 更新时间:2010-09-25


尊敬的各位同学、各位老师:


新学年开始了!此刻,新同学正怀着如梦的心境加盟北京大学法学院,老同学孕育着饱满的情绪准备深入展开在北大的学习和生活,老师们又将开始为新老同学作新一轮广泛服务,而北大法学院新一届领导集体也终于诞生了。值此引人瞩目的重要时机,我们今天在这里举行迎新庆典,无疑具有多重喜庆意味。我受法学院委托,作为老师代表,向我们的新同学表示热烈的欢迎,欢迎你们来到北大和北大法学院,预祝你们在这里度过人生的美丽的岁月;向我们的老同学表达热切的期望,期望你们在北大的学习和生活持续走向纵深和走向成功,迎来属于你们的目不暇接的金色收获时节;同时也向新老同学表明我们老师们的火热心迹:我们将在法学院新的领导班子带领下,更加负责地引领你们、陪伴你们、支持你们、服务你们!

当然,在这专门用来迎新的庆典上,此刻我更想以老师和父兄的身份,向2010年迈进北京大学的新同学们抒发以下感怀:


如今我们已经是大学生,大学生活最大的要领是要学到大的本领。在未来形形色色的博弈中,本领是最基本的力量和资本。要学到大的本领,就要有眼界、讲方法。我们要把世界和历史当书房,要把学界和社会当书房,要把老师和课堂当书房。我们要讲究方法但又不迷信方法,我们要懂得在各种各样的方法中,最可靠的方法就是一个“干”字!我们从早上干到夜晚,我们连贯地真干、猛干和巧干几年,而不是胸无大志地混上几年,不是有时真干有时偷工减料地假干几年,不是让交友和恋爱昏头昏脑地耽误几年,我们必然会成为出色的青年才俊。我们要讲究创造,讲究独立思考,讲究诸如此类。但水到方能渠成,我们现在更基本的还是要接受学养。我们自然也要强化体质。古今强者,多为身体强悍者。古今竞争,极重要的基础便是体质的竞争。我们要告别和杜绝病病怏怏。我们绝不做身体羸弱或生命短促的流星。


我们是北京大学的学生。做北大学生,站在北大平台上,是快意和幸福的。上北大读书的学生多为高手,高手碰撞,总是闪烁光华。在北大任教的老师,不乏身怀绝学的高人,高人指点,总是要么制胜要么致命。要爱我们北大,爱我们北大同学和老师。在北大这块土地上,蕴含着许多你没有爱就无以感受无以发觉的传统和精神,美丽和雄劲,智慧和力量。我们能读北大固然可以夸耀,但北大学生更值得夸耀的,应当是从这个平台出发后,终于做成改进了生活、促动了文明、创造了历史的事业。当我们老了,我们可以貌似平淡而实则宽慰和骄傲地说:“我一生主要做了两件事,一件是上了北大,在才俊如雨,新锐如云,风云际会的北京大学,度过了我人生最美丽的时光;另一件是我把在北大时期形成的志向变为事实,今天人们已经无法离开的某某生活是我创造的,或正在走动的某某路径是我用脚首先踩出来的。”世界上有不少创造历史的人物往往只成就了一件大事,却未能好事成双,结果就带有悲剧或悲壮的色彩。边沁年轻时在英国乃至欧洲力倡成文法,希图革除判例法弊端,结果他的理论是创立了,他的实践却失败了。马克思年轻时创立了影响人类历史的科学社会主义学说,但实践上社会主义这一伟大事业至今尚属未竟事业。诸葛亮年轻时帮助刘备实现了三分天下,但他更希望成功的北伐中原、中兴汉室的努力却失败了。毛泽东自己说他把蒋介石赶到台湾这件事做成了,但文化大革命这件事却差不多失败了。这里有极为复杂的经验和教训。应当总结这些经验和教训,作为我们的财富,使我们能够成为完整的成功者。


我们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的学生。法治是当代制度文明的主流文明。今天我们能够成为中国法治文明建设的参与者和推进者,非常值得庆幸。我深信中国一定会成为法治国家。但这将是异常复杂和困难的过程。只有当中国人终于不仅摆脱人治,而且也摆脱法律和法治方面的幼稚症状,不再只知道说什么法律至上、权利本位,说什么法治是正义的体现、公正的象征,而是领悟了法治就是今天世界上多数国家和地区普遍存在的一种生活方式,一种以法为据的可以有预期的阳光的明朗的生活方式,一种能让人们在相当大程度上把握自己命运的生活方式,一种将权力置于法律控制之下而让权利受到法律保护的生活方式,并勇于追求和务实地实践这种生活方式的时候;只有当中国人摆脱把法律和法治理想化的思维,领悟了在建设法治国家的过程中,我们的主要任务是弘扬法治的积极因素,抑制法治的消极因素,尽可能消除法治中的负面因素的时候;只有当中国人摆脱用人治的方式建设法治、甚至用法治为人治服务时候;只有当中国人在立法方面摆脱笨法的窘迫状况而使良法日渐增多的时候;只有当中国人在行政方面摆脱政府是专门的执法主体的状况,政府逐步退出执法领域而将这一领域更多地让位于司法,正像今天的政府正在逐步退出经济管理领域、由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从而使执法领域的国家主义淡化到必要限度的时候;只有当中国人在司法方面摆脱弱势状况,司法可以独立,司法少有腐败,司法人员的专业素养和综合素养全面提升的时候;只有当中国人在法学和法律的研究方面摆脱终日空谈、虚谈而转向务实并进而能够提供健康科学和经世致用的理论学说的时候;只有到了那个时候,中国的法治才会差不多了。我可能看不到那种局面了。但这不要紧,我不沮丧,因为你们年轻,你们一定会看到的。当你们看到那一天的时候,如果还记得当年有一位老师说过什么,你们不妨拿出一张小纸片,在上面写到:周老师,您当年的殷殷期待如今终于兑现了,然后掏出打火机把纸片点着,把它丢向空中,我就会无限欣慰,也会认真保佑你们,如果真有神明的话!


我们固然上了大学,但仍然是孩子。孩子是会想家的,也不能不想家。但一定要会想,要想得深,想得浪漫,想得经济,不影响我们在北大的火热而理性的生活。《诗经》里有一首叫做河广的小诗,说的是流浪到卫国的宋国人想念家乡的故事。这个宋国人想家时就跑到黄河边,向河那边远远的眺望,说:“谁谓河广?一苇杭之。谁谓宋远?跂予望之。谁谓河广?曾不容刀。谁谓宋远,曾不容朝。”意思是说:“谁说黄河宽?我一片芦苇叶就能渡过岸。谁说宋国远?我踮起脚尖就可以看得见。谁说黄河宽,竟然难容一条小小的船。谁说宋国远,我起个大早就可以回到家园。”你看这个宋国人何等会想家?这种深沉、浪漫而又经济的想家方式,难道不可以为我们所效法吗?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亲爱的同学们,今天你们是学生,我们是你们的师长,是对你们给予爱和严格要求的老师和兄长;当我们不仅爱你们而且严格要求甚至严厉要求你们的时候,请你们理解我们!将来你们是世界的主宰,是成功或者失败的主要担当者,而我们则是你们的朋友和兄长;你们成功和辉煌时,我们为你们开心和骄傲,你们遭遇挫折甚至失败因而沮丧落寂时,我们愿意为你们抚平创口,抹去泪水,和你们对酒当歌,或是帮你们弹剑披挂,重归战场。我们未必能够永为你们的老师,我们却必然永为你们的朋友和兄长!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