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哲学与人文世界

老行者之家-哲学与人文世界-为失败而笑

为失败而笑

作者:李敖 阅读4853次 更新时间:2006-10-01

有一个笑话,甲问乙:“为什么这么愁眉苦脸?”乙说:“我的朋友被火车轧死了。”甲说:“难怪,你一定很痛苦。”乙说:“我当然痛苦啊,他穿的是我的西装。”这个笑话有它深刻的另一面,那就是,这个乙倒是个实际的人。他虽然无情,却很实际。碰到意外,他先检查实际的损失,这是极端小市民的境界。我们再来看孔夫子。一个地方着了火,孔夫子只问人受伤了没有,不问马受伤了没有,“伤人乎?不问马。”这种境界。当然,孔夫子所以有这种境界,一个可能的原因就是马不是他的。如果马是他的,他也许像小市民愁西装一样愁起自己的马来。

还有一种以洒脱的方式处理损失的人,这就是“堕甑不顾”的故事。汉朝有一个叫孟敏的人,背了一个陶土烧的大瓶子走,瓶子一下子掉在地上,他仍旧朝前走,头也不回。人家问他怎么看都不看一下,他说已经破了,看有什么用。这种人就很洒脱。他不花一分钟时间去开碎瓶追悼会。

当然,开追悼会也是一种安慰。遭受了损失的人,总要哭几声,唠叨几句啊,这也是一种发泄。不过一个人的高不高,就在这儿看出来。真正的高人是一声不响的。这种一声不响,叫“打脱牙齿和血吞”。这是一种应付失败和损失的坚韧态度。这种态度,赶不上孟敏那种“堕甑不顾”态度的洒脱,但也是第一流的。

“打脱牙齿和血吞”,就是牙被人打掉了,却吐都不吐出来,跟满口的血,一齐吞到肚子里,表示遭遇了任何失败和损失,都忍住一声不响。这种态度除了不够轻松外,却叫人佩服。

学会利用失败要分两种层次:第一层次是先从失败里检查残余,看看失败以后还剩下了什么,而绝不花一分钟时间去开追悼会,去唉声叹气,去借酒浇愁。如果根本就知道没有残余可剩,就干脆“堕甑不顾”。第二层次是要做到反为失败而笑。笑则是笑着看失败。失败有什么好笑?有,就看你看不看得出来。笑不是取笑,是快乐,是真的因为不成功而快乐。

一般人以得不到什么而痛苦,我却以得不到什么而开心。因为我会想到得不到什么的好处那一面,一般人却绝对不会也不原这么想,所以他们只因为失败而痛苦,却不会因为未得而开心。

一般人只会庆祝成功,我固然也庆祝成功,但也庆祝失败。像我这样肯把失败当成功一样庆祝的人,全世界恐怕绝无仅有。我能从失败中看到它的好处,并且愿意这样看。结果,我从失败中看到成功的一面,从不幸中看到成功的一面。一般人很少能看到失败的好处,不会欣赏失败、享受失败,不会在一败涂地的时候,躺在地上,细闻泥土和草根的清香。很少人知道,在有比赛的情形下,比赛下来,胜利者往往有两个,就是胜利者和躺在地上吹口哨的失败者。在没有比赛的情形下,一个快乐的失败者,本人就是另一个胜利者。人间许多情景,均可如是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