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哲学与人文世界

老行者之家-哲学与人文世界-中国古语哲理名言新解

中国古语哲理名言新解

作者:不详 阅读13608次 更新时间:2006-11-16


“人之初,性本善”––––––此孟子的观点代表了中华的乐观民族性、乐感太平感文化(而西方为罪感文化,日本为耻感文化,西方日本皆为危机感文化),它与人治、非法律、非监督、虚伪道德、阴谋诡计,以及正心、修身、明君、清官、兴公灭私、自觉自律、自我批评、自我反省等观念紧密关联。

“大智不智,大谋不谋,大勇不勇,大利不利”–––––––此四句的意思是:最大的智慧是不显示出智慧,最大的谋略是别人看不出使用了谋略,最大的勇气是不逞匹夫之勇,最大的利益是不贪图短期利益。从此可见,中国人太聪明狡猾了。

“得民心者得天下”––––––此话仅适用于以暴易暴、逐鹿争鼎的某个时期,在大多数的人治暴政时代,统治者为所欲为,视民如草芥,可以完全不顾民意,而老百姓只能逆来顺受,无可奈何。只有在民主的社会,民心民意能决定统治者的命运;在人治社会,正好相反,统治者不仅决定老百姓的命运,而且依靠愚民手段,还能决定(操纵)民心民意。

“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正气不应等于忠君,完人不应等于善进善退的圆滑之人。

“逢人不说人间事,便是人间无事人”“世道不同,话到口边留半句;人心难测,事到行处再三思”“行路难,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心反复间”––––––––鬼谷子说:口可食,不可言,此为至理名言;国人的人心尤为叵测,身处其中,疲惫不堪。

“香饵之下,必有悬鱼;重赏之下,必有死夫”––––––––中国统治者从来只会利用人,只会把人当作“千里马”、“人才”、“奴才”,而不会去尊重人权。

“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庶民者,国之本”–––––––人治社会总要以民贵君轻、人民当家作主之类的谎言蒙蔽老百姓。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变定基。性有巧拙,可以伏藏”(天发杀机,星移斗转;地发杀机,龙蛇起舞;人发杀机,天翻地覆;天、人合发杀机,万类之变有了根基。人性有巧有拙,可以躲过杀机)––––––中国政治文化可以概括为四个字––––––杀机四伏。

“治之经,礼与刑”––––––靠礼教、刑法两者治理社会,而不见民主、人权。

“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人治社会欲暴力夺取天下,就要收揽人心,所以要欲取先予,暂时与天下人同利;至于夺得天下后,强大的国家机器如何杀戮、如何不顾民意,老百姓也只能认命。而且中国人是没有足够的智力来吸取以前上当受骗的教训的。

“治国安家,得人也;亡国破家,失人也”“夫为将之法,务揽英雄之心。罗其英雄,则敌国穷”––––––––此处的“人”、“英雄”无非是走卒而已,并无人格人权。

“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不只是打仗要用奇兵,中国人处世处处用奇兵,诡计花样会让人目瞪口呆。

“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中国的战争是世界历史上最残酷的,动辄坑卒40万。

“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中国人一方面“道”、“器”不分,另一方面只对人生具体事物感兴趣,对抽象的“道”、真理、规律等不感兴趣。

“杀贵大,赏贵小”“军以赏为表,以罚为里”–––––––意思是,惩罚要针对居于高位的人,并且以惩罚为管理的本质。中国人没有量刑平等的思想,只有杀鸡儆猴、杀大官泄民愤的思想,没有保障人权的思想,只有惩罚犯罪的思想。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敌国灭,谋臣亡”–––––––这是专制社会功高震主、杀戮英雄的思想的生动描述。

“将欲弱之,必姑强之;将欲废之,必姑兴之;将欲夺之,必姑予之”“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中国人个个都是谋略家!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中国人善于从历史中吸取人治的覆辄教训,历史书籍浩如烟海,都记载着警世之言。但前人没走过的、没留下辙迹的路,中国人就没人敢想敢走了。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意即为天地立下准则核心,为老百姓立下做人的根本,为古今的圣贤继承可能失传的学问,为千秋万世开创太平的局面。在这里,天地之核心是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做人之根本是孝道礼教,圣人之绝学是理学心学,开人治社会的万世太平纯属梦呓。

“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达则兼善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天地闭,贤人隐”“君子独立不惧,遁世不闷”“终身不仕,以快吾志”“道不行,乘桴浮于海”––––––有隐士,所以有一代比一代酷烈的专制;知识分子都闭嘴了,其他老百姓又被“愚民”了,怎教封建统治不长久?

“要行即行,要坐即坐,饥来吃饭,困来即眠”“人生贵在适意”––––––此禅宗名言说明,中国人的自由不是制度保证的,而是精神上的。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仅自觉考虑别人家的老幼还不够,应当建立社会保障制度。

“太上立德,其次立功,其次立言”–––––––历来圣人皇帝无德之流多多,立德纯属骗人。

“鸷鸟将击,卑飞敛翼;猛兽将搏,弥耳俯伏;圣人将动,必有愚色”“吾不敢为主而为客,不敢进寸而退尺”–––––––中国人虽不善于抽象思维,但善于类比学习(从鸷鸟、猛兽类推到圣人),善于后发制人。

“大隐隐于朝,中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中国人的隐逸不同于印度人的出家,前者为乐观主义,后者为悲观主义,前者往往为与官场结合的入世生活方式,后者为出世的人生观。

“潜龙勿用”(潜藏自己,不可暴露)–––––––中国人善于潜藏自己,如潜龙变幻莫测,深邃莫名。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看见龙在田野,有利于长者)–––––––以龙为吉祥图腾,是先民对鳄鱼的崇拜,还是对暴政的热衷?

“亢龙有悔”(高处的龙会因摔得更重而懊悔)–––––––爬得高,跌得重,所以要急流勇退,淡泊名利,《易经》的作者在几千年前就深谙其道。

“亢之为言者,知进而不知退,知存而不知亡”(不懂中庸的极端之人,只知进而不知退,只知存而不知亡)–––––––中国的圣人知进退之节、存亡之度,西方的圣人通宇宙之理、自然之道。

“履霜坚冰至”(脚一踩到霜,就应想到冰冻的季节快要来了)––––––从轻微处发现大变局,乃圣人之察。

“含章可贞”(韬光养晦,是最好的)“括囊,无咎无誉”(就象把住口袋一样,不使才智外露,那么你一辈子平安无事)––––––含敛光芒,不露圭角,以躲避人世的灾难。可以说,中国的学问都是保身学、重生学。

“以贵下贱,大得民也”(以高贵的身份礼下于人,可大得民心)––––––中国陋学:中国社会虽无种姓之分,但有贵贱之分;虽不把人分成三六九等(元朝除外),但事实上按权势划分着人的等级。

“谦亨,君子有终”(具有谦虚的美德,那么万事亨通,君子能得到善终)“天道亏盈而益谦”(大自然的规律是,圆满的就要亏缺;人间的规律是,谦虚的就能得到补偿)––––––西方人崇尚表现自己,中国人崇尚隐蔽自己。

“不事王侯,高尚其事”(不侍奉王侯朝廷,隐居起来,培养高尚的志趣)–––––一般来说,中国人遇到挫折,首先想到逃避;西方人遇到困难,会勇往直前。

“观乎天文,以察时变”––––––中国人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善于从天文地理、鸟兽万物直观类推人类,而不善于抽象思维。

“君子以慎言语,节饮食”––––––慎口慎言,既是中国的古训,也是言祸制度的表现。

“家人,女正位乎内,男正位乎外”(一家人,女人应主内,男人应主外)“男女正(各处其位),天地之大义(最大的义理)也”–––––––儒家的传统是强调男女之别,男女之分,男女之位。

“正家,而天下定矣”(治好了家,天下就能平定了)––––––中国的社会结构是家国同构,家长权力的延伸即是皇帝的权力,所谓“家长制”是也。所以,先齐家,后治天下。

“惩忿窒欲”(消除愤懑情绪,遏制欲望)–––––––不像西方人是利用市场经济、功利主义等对欲望加以引导、调节,中国人总是对“私”、“欲”必欲除之而后快,结果必然达到不了目的,反而走向了自私自利、私欲横流的地步。

“中行无咎”(做事不偏不倚,实行中庸之道,就不会犯错误)“思不出其位”(各种想法不要超出自己的身份地位)––––––西方政治是个性政治、观点政治,(旧)中国政治是好人政治、庸人政治、中庸政治。

“乐天知命,故不忧”––––––中国文化是乐观、信命的文化。信命,所以,乐观。

“乱之所生也,则言语以为阶(阶梯)”––––––所谓“一言兴邦,一言乱邦”,言语竟然有颠覆政府的作用,说明此政府乃独裁政府也。民主的政府则是不惧言论自由的。

“何以聚人,曰财”––––––一方面是君子不言利,另一方面是唯利是趋,这就是中华民族性的矛盾之处。

“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君子怀才于身,等待时机,一鸣惊人)–––––中国的君子像凶手,藏器待时,够阴险的!

“知几其神乎”(事情未露端倪,就知道其祸福,这叫做神乎其神),“君子见几而作”(君子发现征兆后,马上采取行动)–––––––除患于未萌,圣人之智。中国文化就是教做圣人的。

“古人之辞(言辞)寡,躁人(轻浮的人)之辞多”––––––以古人为高,以言寡为高,这是中国典型的思想。

“生有害,曰欲,曰不知足”(人生最大的害处是贪欲和不知足之心)––––––本句 出自《黄帝经》。《黄帝经》成书于战国时代,它反映了黄老(黄帝老聃)思想。该书东汉时亡佚,直到1973年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出土,才得以重见天日。人文科学新定律:中国人从来把欲望、进取之心当作人生最大的敌人,而西方人则视之为动力。

“功成而不止,身危有殃”(不功成身退,会有杀身之祸)––––––中国人鼓励急流勇退,哪怕是半途而废,也在所不惜。

“不重士,去师道,无以建生”(不重视贤士,不师法自然之道,就无以安身立命)–––––––所谓重用贤士,无非是把贤士当工具,利用而已。

“当者有极(事情总会走到极点),极而反(物极必反),盛而衰,天地之道也、人之理也”“四时而定,不爽不忒,常有法式,盛极而衰”(春夏秋冬四时的运行是固定的,不会出现差错,永远遵循着固定的规律,兴盛到了极点就会衰落)––––––中国人最早揭示事物运动变化的辩证法。所谓刚柔、正反、盛衰,阴阳之学也!

“观则知死生之国,论则知存亡兴坏之所在,动则能破强兴弱,转则不失韪非之理,变则伐死养生,化则能明德除害”(通过观察知道国家兴亡的道理,通过议论知道生死存亡的缘由,通过行动攻破强者、兴起弱者,通过随机应变而不违背是非的道理,通过变革除旧布新,通过教化彰明道德、消除患害)–––––––中国哲学是圣人的哲学,中国科学是坯胎学(古代科学技术发现发明皆永远处于坯胎的状态)。

“三凶:一曰好凶器,二曰行逆德,三曰纵心欲”(有三种凶事,一是好打斗,二是行事不讲道德,三是放纵自己的欲望)–––––––我谓,君有三凶:一曰好杀人,二曰好耍阴谋,三曰好愚民之术。

“以刚为柔者活,以柔为刚者罚。重柔者吉,重刚者灭”–––––––西方人信奉强者胜,超人统治,优胜劣汰,中国人信奉柔者胜,庸人统治,优汰劣胜。

“当天时,与之皆断(迅速决断)。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此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刺激和提醒着多少中国人斩草除根、做一毒丈夫。

“顺天(天道人心)者昌,逆天者亡”––––––––这也是一句著名的骗人话。孙中山顺天,倡导民主,为何不昌?朱元璋大杀功臣和读书人,时人暗中对之咬牙切齿,如此逆天,为何不亡?

“直木伐,直人杀”(直而粗的木头会被人砍伐,正直的人会被人杀害)–––––––所以,中国几千年来,正直者少,有正义行动的少。

“立于不敢,行于不能”(即使有能力,也要表现出不敢不能的样子)––––––大概勇敢、有能力的人在中国社会总是遭到摧残吧?

“圣人不为始,不专己”(圣人不为天下先,不独断专行)––––––––不为天下先,是创造力丧失的表现,不专己,则是骗人的鬼话。

“两虎相争,驽犬制其余”(两个老虎相争,最后一只笨拙的狗都能制服两败俱伤的老虎 )––––––––中国人早就懂得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可是仍然争斗不已。如明末,朱明王朝与闯王争斗,结果满清贵族得鱼翁之利。

“太上争于朝(朝廷),其次争于盟(小团体),其下求患福(只求保命有福)”–––––––与其争名于朝,不如争利于盟;与其争利于盟,不如争人权于自己。

“分(区分)之以其分(名分),而万民不争;授之以其名(名分),而万物自定”–––––––西方人以爵位安排人,中国人以名分设计人。

“德惟善政”(唯有道德,才是善政的根本)––––––––此话出自《尚书》,《尚书》是中国最早的书籍之一,记述了夏商周三代的政治,其最后的编撰者相传为孔子。从《尚书》到孔子皆倡导人治之德政,而忽视法治。

“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人心反覆,是危险的;而道义之心因受欲望的蒙蔽而衰微。人只有不断精进,铲除杂念,行中庸之道才对)––––––庄子说:凡人心险于山川。《尚书》中说:人心惟危。可见,中国人深察人心之风云变幻。可是,我们没人致力于从制度上奠定改变人心、恢复人的善良与正直品性的基础。官控资源导致腐败与不择手段,市场经济产生公平与文明道德。

“满招损,谦受益,此乃天道”–––––––谦虚固然好,只是别虚伪。

“人惟求旧(旧时的、老的好),器(器物)非求旧,惟新(还是新的好)”––––––西方是青年人的天下,中国是老年人的社会;西方有朝气,中国有暮气;西方是精英治国,中国是老人治国。

“非知之难,行之惟艰”––––––中国的问题恰恰在于了解现代文明的常识的人太少。中国人一旦知之,往往就很容易行之。

“玩人丧德,玩物丧志”––––––钻研器物,从事发明创造,岂可称之玩物丧志?!

“稽我古人之德”(要学习古人完美的品德)–––––––中国人总以为以为古人完美,其实,那时的老百姓虽善良,但愚昧无比。

“民心无常,惟惠之怀”(民心是变化无常的,只怀念恩惠利益)––––––民心怀利,不应只怀眼前之惠,更应怀长远之利。中国老百姓为何不考虑如何保护自己的生命财产安全?如何避免王朝循环?如何克服官府的巧取豪夺和贪污腐化?

“心之忧危,若蹈虎尾,涉于春冰”(战战兢兢,忧虑谨慎,就象踩着了老虎的尾巴,也象走在春天即将融化的薄冰上一样)–––––––中国老百姓总是战战兢兢地生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怀藏珠宝就是罪)”–––––––怀璧其罪,怀才其罪,都是欲加之罪。没有法治的国家只能是冤狱无数、无法无天的黑暗之国。

“卑让(谦卑,退让),德之基也”–––––––谦让,固然是美德,但谦卑则是人格问题、人的不平等问题。

“进(在朝时)思尽忠,退(在家时)思补过”–––––––进何必尽忠,唯尽良心而已;退理应补一己之过,更应弥社会之憾。

“太上(最好的事情)有立德(树立道德榜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著书立说)”–––––––圣人除立德、立功、立言之外,还应立制度、立法治。

“防言犹防川,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压制言论,犹如堵塞河川,一旦河堤崩溃,灾难很大)–––––––现代文明是言论自由,社会反而稳定;中国古代是,遏制言论,结果社会常常处于爆炸性的局面之中。

“人心之不同也,如其面焉”(人心之复杂,犹似他的脸,每个人都不同)–––––––西方人体验到大自然的风云变幻,中国人体验到人心的风云变幻。

“天道(自然之理)远,人道(人间之理)迩(近)”––––––––中国人唯探讨人事,对自然之理、形上之学不感兴趣,眼光比较短浅,由此也导致了近代的落后。

“守道不如守官”(谨守正道,就要做官谨慎)––––––––中国人为了做官谨慎,所以敷衍塞责,踢皮球,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乘人之约(乘人之危),非仁也”–––––––哪个皇帝不是乘人之威,才取得天下的?刘邦甚至不顾与项羽达成的楚河汉界协议,突然用兵,才打败了项羽。不讲信用,是一些中国人的典型特征。

“书(读书)足以记姓名而已”–––––––中国许多圣人和皇帝认为:“读书人便愚,读书越多越愚”。所以,草莽如项羽,认定读书只要能记姓名就可以了。

“人众(人多)者胜天(战胜自然),天定亦能胜人”–––––––天也能胜人,意思是天命不可违,天意不可抗。这纯粹是为统治者找理由,为被压迫者找借口。

“日中则移,月满则亏”–––––––中国人是从大自然体悟到阴阳,进而推展到人事的祸福的。中国人是类比主义者、象征主义者。

“忠臣去国,不洁其名”(忠臣在离开朝廷和故国时,不为自己辩护,不洗刷自己的罪名,以免伤害到君主)“忠臣不事二君,贞女不更(改嫁)二夫”––––––––中国人思考问题的中心是君王和权力。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喜欢自己的人)容(化妆)”–––––––“士”(知识分子)只是为别人服务、献身的,女人只是为了取悦男人,他们唯独没有自己的人格和独立的尊严。

“行不苟合(不苟合于人),义不取容(不取悦于人)”––––––––能做到此者,自古而来几希!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酒好不怕巷子深”,此为计划经济的观念,于市场经济格格不入。

“相马失之瘦,相士失之贫”(相马的人往往容易因为马瘦而把良驹当作驽马,选才的人往往因为人穷而把贤士当作俗人)––––––––从相马到相士,思维是象征主义的,内容是“坐以待毙”的,伯乐能有几人!

“《周书》曰:将欲败之,必姑(姑且)辅之;将欲取之,必姑与之”––––––此句出自《资治通鉴》,与《道德经》中的说法一致。表现了中国人的谋略。

“古之君子,其过也如日月之食,民皆见之;及其更(改正)也,民皆仰之”––––––令民仰视的,只有圣人和刽子手。

“行一不义(做一件不义的事情),杀一无罪,而得天下,仁者不为也”–––––––中国的士大夫都是理想主义者,难怪其言空,与事实毫不相干。

“勇略震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负不赏之功,挟震主之威,自古能全者有几?”(立下无法奖赏的大功,身负使君主震惊的威望,自古以来有几个人能保全?)“功成名遂,不退将危”–––––––圣人懂得功高震主的道理,所以,曾国藩成为中兴之臣后,念念不忘急流勇退,甚至自请注销爵位。在民主社会就不必如此谨慎,艾森豪威尔挟二战胜利之威,继而奋发,成为总统,他可不知道什么叫功高震主,急流勇退。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怀老携幼,应建立社会保障制度,而不应是为了玩天下于鼓掌之上。

“富贵傥来之物(无意得来的东西),何足骄人”–––––––生命财产,荣华富贵,皆无安全保障,只能视之“傥来之物”。

“宁可我负天下人,不让天下人负我”“我不负人,人负我则讨之”–––––––此乃以自我为中心的暴力主义。

“治国之道,在乎宽猛得中”–––––––此句出自《宋名臣言行录》。历来被视为治国名言。其实,治国之道,不能随意宽猛,应当依法而治。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对人太苛察,就留不住人才)”––––––中国人用人以气味相投为准,至于是否苛察,是对于没有“交情”的人而言。

“圣人之言,终身诵(背诵)之可矣”–––––––中国人背书唯书,善于引经据典,《论语》不知喂饱了多少人。

“士君子做事行中(行中庸之道),当履(实行)中道”–––––––中道中庸虽高明,只是创造性有损。

“天地间无完名(没有完美无暇的名声)”–––––––此言大谬。现实是,最高统治者往往都被美化得神乎其神,完美无暇。

“我平生所学,唯得忠恕二字,一生用不尽”“以责人之心责己,恕(宽恕)己之心恕人,不患(不担心)不到圣贤地位”––––––––孔孟之道唯在“忠”“恕”二字,“ 忠”即“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恕”即“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真乃圣贤之道也。只可惜几千年来,行忠恕的封建统治者一个也没有。

“外不劳形于事,内无思想之患”––––––此中医名言,也是道家哲学的反映。中医与其说是“医”,不如说是养生保身以及改善生命之“方术”。

“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中医主要是治“未病”,儒家也主要是治“未乱”,中国思想主要是防患于未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