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哲学与人文世界

老行者之家-哲学与人文世界-问世间哲学为何物?

问世间哲学为何物?

作者:张海斌 阅读4337次 更新时间:2006-11-03


虽然非专业哲学背景,幸而文字面前人人平等,故鄙人对于哲学作品之购读,倒一直未曾中断,经常玩读之,略有所得,便怡然在胸矣。哲学也者,按照古希腊的理解,乃爱智慧之意也。窃以为这个解释实在妙极。因为智慧和爱智慧不是一回事,爱智慧,仅仅表明了一种追求理性之态度,至于是不是真正达致了智慧,便要看各自的悟性、修行和造化了。

长远以来,对于爱智慧而言,鄙人自觉是亦步亦趋虔诚有加的,购读书籍自然不消说了,平素各个大学倘若有什么哲学家的演讲,总要躬与盛会洗耳恭听的。至于一些哲学大会,自然也要去凑个热闹。其中获致之乐趣,难以溢于言表了。记得几年前罗蒂先生来上海参加国际哲学大会,为一睹大师风采,鄙竟自作主张兼为锻炼身体起见,冒着暑夏高温,步行近一个小时至华师大,总算亲耳聆听到了著名哲学家的教训,也见到了一些奇形怪状的国内哲学家,可谓尽兴而归。虽然平素对于罗蒂的作品看得不少,然而见过真人真容以后,重读其书,却自有另一番风情了。钱钟书先生曾经批评读过文章要见作者的人,说吃过鸡蛋,何必要再见母鸡呢?其实这是不确的。毕竟,见过母鸡以后,才知道这个鸡蛋实在是优秀母鸡生的,自然更加珍惜。何况,现在禽流感这么厉害,不看看母鸡就吃鸡蛋,实在非谨慎之态度矣。所以还是见一见来得保险。正如现在很多所谓的“大家”,倘若不见其人但读其书,简直仰慕得经常要流鼻血。待真正见到本人,稍加切磋,简直就要大跌眼镜了。所以“百闻不如一见”,母鸡还是要见见的,而所谓参加年会研讨会之类,大抵便是亲见母鸡过程罢。

记得哲学家李泽厚先生曾经警告弟子曰:哲学这个东西怪得很,愚蠢的人越搞越愚蠢,智慧的人越搞越智慧,所以冒险得很。此言实在精深而妥帖。由此可见,真正的哲学家是天生的,不是靠读书能够培养的(当然这不排除真正的哲学家也需要读书)。可恼的是,很少人以为自己是愚蠢的,所以不免飞蛾扑火,至于走火入魔。由此,吾人之爱智慧自是固然,然则是否达致智慧,则需自我酌量了。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在开始搞哲学之前,很踌躇,怀疑自己没有哲学的惠根,特特为为去问罗素:俺是天才还是白痴啊。如果是天才,俺就去搞哲学,如果是白痴,咱就去卖东北十三香去。事实证明,这家伙是个天才。所以说哲学家一般是天生的,不是靠后天培养的,这里面有个慧根的问题。没有慧根的人,即使是哲学博士或哲学教授,即使博览群书,也只是个哲学教师与哲学匠而已。毕竟,知识和智慧不是一回事。阅读也许可以增长哲学知识,但决不能相应地增长智慧。对于天才哲学家来说,阅读是非常重要的,但阅读之作用,仅仅旨在是刺激哲学家提出新的问题,并导引其进入更深层次的思考。也许真正的哲学家,其重要贡献就在于提出新问题,并试图解决之(但实际上不一定能真正解决)。而这些新问题可能穿越了几个世纪的时空,沟通古今,成为人类思想史的永恒话题。

在学校里念哲学的、教哲学的人,往往不是真正的哲学家。可笑的是,现在很多哲学教授在自己的个人简介里自称“哲学家”,就让人有些不以为然了。当然这话也不是绝对的,譬如我个人觉得同济大学的孙周兴先生,就很有些哲学家的气质。首次见他的人,看他的行状,可能以为他是一个诗人了,但他是哲学家。实际上,哲学家和诗人本来就在很大程度上是相通的,他们都是靠灵感和天才生成的。海德格尔曾经把诗和思放在一起,还是有些道理的。真正的哲学家是不一定要学过哲学,有些人有哲学之慧根,往往在生活困顿或者遇到灾难和情感挫折的时候,感到痛苦,感到怀疑,感到难以解释,觉得一定要仔细把这些问题梳理清晰,才能够让自己心灵有所安顿,如此这般,一个真正的哲学家诞生了。我觉得梁漱溟先生从事哲学研究的经历就是如此。当然,胡适先生曾经对梁氏之哲学有过一番不敬的评价,这自然另当别论。

其实,在中国老百姓中是有不少人具有天才哲学家之潜质的。即使他们没有读过哲学,没有出过专著,甚至目不识丁。但由于他们生活境遇悲惨,人生变故频仍,因之对于人生之本质自觉或者不自觉思考了很多,看得很透,往往最后能够提炼出了一些理解整个世界的理念,藉以安身立命,这就具有哲学家的气质了。譬如有些一生困顿的人,总结人生,提炼出一个“命”的概念,就很意味深长。遇到车祸,是命;高考落榜是命;离婚是命;中了彩票是命等等,这种信条虽然还很粗浅,却已经具有了哲学的高度,能够最大限度的解释一切,并使他们安身立命、安之若素。这些人就是天才的哲学家。当然,做真正的哲学家也是有风险的,倘若有一天,你写的文章或说的话太深奥了,以至于让旁人看不懂了,觉得不可理喻,那么他们往往不先好好反思一番自己的无知与浅薄,而要认认真真把你送到精神病医院去的。记得尼采先生在晚年,心情兼身体一直不好,便到欧洲各国去旅游,期间一直给他的好友保持通信,有一天,朋友们发现他老人家的信看不懂了,急忙找到他,据说他已经疯了。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