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法学教育

老行者之家-法学教育-为法学教育清理门户

为法学教育清理门户

作者:马志江 阅读3381次 更新时间:2007-03-22


【关键词】法学教育 清理门户

【全文】

  在法学布道者贺卫方教授对于北京大学硕士招生严重不满而忍无可忍的时候,诸多纷纭而起的法律教育院系是否认真思考过自身门户有无问题。尽管这些法律院系名称各异,文法学院、法学系、法政学院、法律系、律政系,经济法系等等等等(作者在这里要声明的是:用门户这个词是实在没有其他合适的字眼,下面就用法学教育机构代替;罗列以上称谓并非有所指,当然如果一些人非要对号入座,那也非作者本意),但他们都抱有一个很纯高、很美好的理想,为中国的法学教育事业添几个人手,加一把力。然而,当法学学士、法律硕士、法学硕士、法学博士充斥大江南北的时候,当十个大学本科毕业有三五个就是冠以“法学学士”的时候,许多法律专业机构诸如律师事务所,不得不在招聘信息的“应聘要求”一栏增加这么几个字:“重点法律院校法学本科毕业”。参加法律职业准入的统一司法考试人数也多如牛毛,尽管已经对报考的条件进行了调整和限定。这些现象不能不引人担忧。

  教育事业“百花争艳、百家争鸣”本来是件好事,但不能一哄而上,这可能是中华民族的特色。笔者每次乘坐地铁、火车,发现地铁、火车站的大量广告都是高校的招生信息,而且明确指出“百分之百安排就业”,在为中国教育制度欣欣向荣而兴奋的同时,也感到一丝悲哀,教育资源的紧缺、日益膨胀的就业压力、这么多高校的产品到底怎么样呢?由于这里只想清理清理法学教育的门户,就此问题就不想再浪费笔墨,其实许多人都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而且大量的莘莘学子已经有过亲身经历。

  如果稍微留心一下就可以发现,为了撑起法学教育机构,填充法学教育资源以通过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审批,一些大学费尽心思招揽人才。北京一所大学的法政学院(我一直没闹明白法政是什么意思,当用拼音输入法输入时发现早已有这么个词,于是就认为是自己老土,但依然不明白它的确切含义)成立之时,为了引进“双高”人才,不辞辛苦,从某地一所建筑类的大专学校(可能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目前也成为本科院校)引进了一位老先生担任院长,这位老先生据说研究政法有些年头,而且有数十篇论文,出版了数十本专著,这不得不让笔者和贺卫方教授在一篇文中提到的另一位老先生联系起来。从一位法律人的责任(不如说是好奇心)吧,笔者查阅了这位老先生的作品,发现没有一篇与“法政”有关,于是笔者就怀疑法政也许是和建筑有关的某一类法学边缘学科。而且目前其承担的大量所谓课题都是些边边缘缘的领域,这里没有看不起法学边缘学科的意思,只是这位老先生的一系列研究课题实在让笔者无法与普通人所能理解和解释的“法政”联系起来。更大的好奇心让笔者进行了一番调查,发现这所大学法政学院的其他院领导更让人啼笑皆非,外语本科毕业、国际关系硕士毕业的副院长负责国际法教学,还兼其他法学课程的教学任务。另外一位负责党务工作的行政领导负责引进“双高”人才,象这样的法学教育机构比比皆是,而且据说该法政学院正在申请某些法学专业方向的硕士点。

  我们再来看看各法学教育机构的师资(笔者也是稍微留心就发现了),所有的法学教师名片都挺唬人的,“法学博士”,“某某学科带头人”,某某知名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凡此种种。对于十年寒窗,终于进入象牙塔的学子,他们深深地敬佩自己老师的学识渊博和法律实践经验丰富,但当笔者听了几所法学教育机构本科的课程后,已经由悲哀变成了愤怒。那些只知道点“马伯里诉麦迪逊案”的就在宪法课堂上侃侃而谈,那些对自己和学校之间是什么法律关系都搞不明白的所谓副教授就在课堂上讲授民法;知道点罗马法的皮毛就自诩是法制史的专家,甚至那些连自己违法行为都无法认识到的竟然是刑法的学科带头人,而读了点小平同志关于市场经济论述的有关著作就大谈经济法,只是两个小时的课程没有一点与经济法有关,都是小平关于市场经济的论述。更有误人子弟的老师们讲述的全是自己在律师行业如何搞业务赚钱,让听者感觉到一般人们所认识的“绅士”的律师也成了生意人。笔者搞不明白的是,所有这些传道、授业、解惑者面对这些渴望知识的眼神,面对他们纯真的笑脸,难道不觉得羞耻吗?难道不觉得对不起含辛茹苦、望子成龙的年迈的父母们吗?
  
还有一点就是法学教育的对象和方式,由于机构改革遗留下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机构的再次膨胀,不可理解的是那么多符合了机构改革要求的人员都成为法学家,因为也是知名法学院校法律系的本科生嘛!无论是函授、在职、研修、进修,总是有个结果的。我们看看中国的法治目标怎么可能不实现呢:那么多的厅局级领导都是法学硕士;那么多的省长和部长都是法学博士,有些还兼法学教育机构的名誉教授;那么多的执法官员都是法学的科班出身,张口闭口都是“依法办事”,这不能不让老百姓在困惑的同时感到悲哀,连法学教育都带上了功利和政治的色彩,如果伴随有学术和招生的腐败,那就更不得了了。我们也不得不感叹互联网这个庞然大物带给我们那么多的好处,无所不包的各类信息,方便快捷的通信手段,既为法学教育机构提供了新的赚钱途径,也让那么多人可以痛快地解决一个法学学历的问题而欣喜若狂,在线教育嘛!

  这里不想对制度层面的东西发表太多的感慨,只是作为一个法律人(当这么称呼自己的时候,笔者自己也感觉有些羞愧,但没有更合适的字眼代替,否则在这里发感慨也没有任何资格了)想到了一些需要改进的东西,当人们都在感叹“中国有没有法”的时候,我们的大街上却充斥了这么多的法学学子,讲堂上那么多的法学教授,有那么多的资深律师,有那么年轻有为的大法官,一些法律顾问之类的也日益繁荣。在和同仁谈论的时候,他们都报之一笑,“存在都有其合理性嘛”。我就更觉得悲哀和对中国法学教育深深的担忧。

  如果通篇都是牢骚满腹的话,那就用个更直接的词作为标题吧,虽然提不出太合适的提高法学教育的建议,只希望能引起更多人的关注。该是为法学教育清理门户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