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学习偶得

老行者之家-学习偶得-日月潭之行----老行者探访台湾

日月潭之行----老行者探访台湾

作者:老行者 阅读8064次 更新时间:2007-03-01

日月潭晨景(摄影:老行者)

由于信息传递的不对称,来到台湾才发现大陆人熟悉的台湾地名,在台湾人心目中并不是最有名的,比如因为歌曲原因让大陆地区年轻人广为熟悉的淡水“渔人码头”、漳化的“鹿港小镇”,在台湾地区都并不一定特别有名。而那些台湾民众津津乐道的风景名胜,如台北的北海岸与九份、台中的玉山,台南的垦丁,我们则不甚熟悉。所以来台湾之前,一直以为日月潭与阿里山应该是台湾的最具标志性风景区,到这才听说,日月潭的旅游是靠大陆游客才发达起来的,岛内人来游玩的并不多。

参访台中的东海大学之后,前往日月潭。途中经过集集小镇,据说这里自古文风鼎盛,百年历史的“明新书院”曾是南投县四大书院之一。但我们只在小镇的火车站稍事休息。集集镇在日据时代是山区木材的转运地,所以这里是台湾仅存的古老火车站之一。车站前的火车头雕塑与出售的棒冰让人印象深刻。


集集车站(摄影:老行者)

来到日月潭已是傍晚时分,此时的游人不多,湖区显得宁静与平和。

日月潭是日据时期为了发电需要,将浊水溪水注入,淹没众多小山丘而为台湾最大的淡水湖泊。湖中的拉鲁岛应是未被淹没的山丘,其将湖面分为东西两部分,东面为不规则的菱形,被人称为日潭,西面为细长弧形,被称为月潭,日月潭因而得名。



日月潭夕阳(摄影:老行者)


我们下榻在日月潭教师会馆,安顿完毕,来到湖边已是夕阳西下。湖上霞光点点,风摇芦苇,微波荡漾。湿润的山区空气夹杂着好闻的草土气息,随着微风迎面扑来,很是亲切。渔船在波光鳞鳞的湖面上穿行,薄雾轻起,氤氲水气变化着远处的叠翠群峦,对岸的慈恩塔幻化成一幅剪影,动静之间正是绝好的水墨山水画。据说日月潭湖光山色,很像蒋介石的家乡浙江奉化溪口,所以蒋先生对日月潭情有独钟,来了就住在教师会馆旁边的涵碧楼,有时甚至长住一个月。沿着步道,来到涵碧楼下的潭边,这里有个蒋介石专用的码头,当年蒋先生常在这里登船游湖。如今事过境迁,码头与旁边的岗亭都成为了历史的景点。


蒋介石码头(摄影:老行者)

夜幕降临,吃过晚饭,日月潭周围十分的宁静。回到下榻的教师会馆,一行人干脆玩起了“警察与杀手”的游戏(由参加者扮演法官、警察、杀手、平民的不同角色,运用各种观察、分析与逻辑判断,如找出杀手,则代表着平民与警察的胜利。但如果杀手将警察杀死或平民杀光,则代表着平民与警察的失败)。一群法律人,充分利用专业的特长,敏锐的观察与逻辑思维加上如簧的口舌,将游戏玩得热热闹闹,笑声不断。连此次活动的主办方台湾筑梦教育基金会的董事长也忍不住加入其中,陪我们玩至深夜。老行者最经典的案例,曾成功扮演一名杀手,在顺利解决了大部分人,只剩下两位平民时,还能说服他们俩争相与杀手合作,解决掉对方,大获全胜。当然其后的悲惨结果是,每每一开始游戏,无论老行者扮演的是平民还是警察,总是最先在大家的一致同意下被冤枉地“处决”了。

第二天清晨醒来,没赶上看日出,就一个人沿着涵碧步道欣赏日月潭的晨景。才走一会,远远的有一对游人大声地道早安,以为是此次的同行者,随口也回应了早安。走近才发现是并不认识的陌生人,对方却仍面带微笑地友善地问好,自己则有点拘束地点点头。虽觉得有点奇怪,却因为这陌生的问候而有种温暖的感觉。没过一会,迎面走来一对老年夫妇,又是亲切地道早安,这次老行者也很自然地大声回应早上好。相互微笑地擦肩而过,心里满是温暖与快乐。之后,遇上几个早起的游客,虽然彼此不认识,大家都很自然地互道早安,陌生的日月潭一下子变得熟悉与亲切起来。

清晨的阳光下,美丽的日月潭山水如画。


<此贴子已经被老行者于2008-11-1 7:44:04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