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孤梦吟

老行者之家-孤梦吟-一、强者的孤独之梦(五)

一、强者的孤独之梦(五)

作者:老行者 阅读6746次 更新时间:2002-01-15

跟从天才的人实在是蠢才。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宰,为什么要依从于他人?每个人的路都不同,天才之路亦是其自身的普通之路。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路,步入后尘,甘于人下呢?谁能说自己的路不是最适合你的呢?路与路之间有交叉、有交流,也可能有大致相同的方向,但不要去追求路的重叠,那是对后者自我生命的否定。不是蠢才又是什么?


人间太多的重负和约束让人喘不过气,天才的无拘无束、我行我素,专注于生活,不失为解脱的一种方法。所以天才对自己的生命往往不后悔,不管成功还是失败,毕竟真正活了一场。


现代社会需要的不是天才,而是真正的人,社会发展不是依靠天才,而是构成庞大社会的众多的个人。
个人是社会的元素,要想提高社会素质,幻想全民共同进步是不可能的,只能让每个个体自己充分发展。自私一点并不可怕,只有把注意力投放到个体身上,个体与个体激烈竞争、适者生存、淘汰弱者,人们才能回到如何作人上,学会将自己视作人来求发展。自我意识的发现将会导致全民素质的进步。当然,这一过程是漫长的,开始阶段也很残酷,但这是文明进步所必需经历的过程和付出的代价。


“天生我才必有用”。明白了这一点,你就不必为这不如人、那不如人而烦恼了。独特便是你的价值所在,不可替代性便是你自信的基础。聪明者、笨拙者、敏感者还是迟钝者都不过是在生活--为自己而生活。谁又敢夸口比他人幸福呢?自我满足、相信自己、就是你面对现实的起点。


即使是圣人也必然有一点自悲,自身致命的弱点。每一个强者的内心深处都有经历留下的伤痕。我也一样,但我的生命就是为了战胜自卑和自身的弱点而燃烧的,滚烫的血汹涌不息,生命的活力对外辐射,将最深刻的冰石留在深处,对外只能是太阳。我也学会了用生命去换取伤痕、积累伤痕。我考验生命力到底能经受多少摧残,我不想生活在温室里被宠坏了。我自知试验一旦失败,火苗就将熄灭,但这并不遗憾。那样,我的生命是燃尽的,而不是窒息死亡的。


天才反抗传统,并不是有意引人注目、独树一帜。天才太自信了,对自我无限崇拜,自我思想成为一切活动的中心、准则,生活的一切重心都压在非凡的自我上,只好对自我听之任之,任其自由地闯荡游历。传统的阴云无法笼罩心中自我的光热,传统便在自我的烈焰中化作灰烬。
天才者将视线专注于自己的内心世界的变动和发展,敏感、燥动内心的热焰烧烤着周身,他实在无暇顾忌外面的环境、他人的目光和言论。自身的光热无法再安存于内心,外来的光热更无法入侵,只有迸发烈焰向外界公开自己,让光热散发,以缓解内心的压抑。因而,天才是将独立性表现得最完全的人。


成功是无数失败的累积。每一次失败便是一次量的凝聚,要想有质的飞跃,就必须学会接受一再的失败。一而再、再而三,当失败使你无法再坚持时,增加一点忍耐,兴许下一个失败之后便是光明。无数失败的重压挤出你的全部希望,只剩下绝望的躯壳时,成功常常恰到好处地来临,让你痛苦不堪又欣喜若狂。
手里掂着成功的钥匙,心里惦记的全是失败的台阶。
成功的意义在于失败。


虽然,太阳总要西落,月亮总要东升,白昼过去,夜晚就必将来临,美丽的晚霞身后是漆黑的夜,我依旧不想放弃自己太阳升空的机会,仍旧无畏惧迎来自己的黑夜。


一场历难后的感受远不是一段话可以表达的。
很多很多的思想、观点,通过推理、演绎、逻辑都曾得到过,通过间接经验了解过,但我的理解与亲身经历后的体会相差甚远。字面的了解太浅薄,得到的仅是形,内部的质没有体验是无法捉住的。
我希望自己那颗敏感的心能比别人看得更远:当你们尚未想到时,我已在心灵上经历了劫难;当你们谈论哲理时,我已用身心体验了劫难;当你们堕入劫难时,我的心超脱劫难,走向远方。


我最大的弱点就是不喜合群。
在冷静甚至冷淡者面前,我用极大的热情想感化他人,唤起他人的热情。在热情扬溢的朋友面前,我又表现得冷静、清醒,我想唤起他们的理性。我想这不该算作虚伪吧,没有欺骗他人,也没有见风使舵,只是将思想的不同层次针对不同的对象。
好斗的心理,我的朋友少有不争斗的,一旦我真的附和或不发表意见时那便只有三种可能了:不值得我去争,说话者不配,我不屑投入;太尊敬说话者,有点敬而远之,不想得罪又不想委曲自己的内心,干脆沉默、打哼哈;对所谈论的无知,或知之不多,没有自己的见解。如此解剖自己,显得自己确实够虚伪的,但真诚地希望你所处的是第三种情况。


强者面前,佩服却不崇拜、收起锋芒,努力自强,直到走进他们的行列。这一过程是我最愉快的生命。
对手面前,亮出锋芒,平等地相斗,丝毫不在乎你活我死。这是我获得友人和敌人的最大可能途径。
弱者面前,收起锋芒,他们没有承受能力。天性喜欢真诚地将获得的经历送与他们,不过居高临下的滋味只能偶尔一试。我的生命应该是仰视,俯视太频繁,难免不堕落、随俗。


面对抗争者,我恳请对手强大些,对手的强大势必激起我的强大,况且败在强者面前并不羞愧,再说我不可能总是失败者。对手若是无能,我也难免表现欠隹,甚至很容易败在其手下,因为心底有一个声音,你不配同我交手。


我最受不了自己的无能。但请不要蔑视、轻视我,否则你的侮辱必将成为我的动力。当我学会了自持,我将深深地感谢你,但我从心底里渺视你。我战胜了你的侮辱,你将被自己所侮辱。

<此贴子已经被admin于2003-1-7 14:45:20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