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孤梦吟

老行者之家-孤梦吟-七、生之梦(三)

七、生之梦(三)

作者:老行者 阅读12749次 更新时间:2002-02-06

  人生的滋味是由个体的敏感和自我行为的追求所决定的。每个人的追求都有每个人的感受,每个人的生活都有每个人的经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每个人生都甜酸苦辣咸的合成品,白痴除外。

  生活无严肃可言,只有意义可言。严肃的言行举止背后经常是一颗空虚无物的心灵,只有意义可以衡量生活的价值。谦谦君子、名流人物还是平民百姓,同样是生动有力的个体,但各自对自己生命的追求便留下了彼此之间的不可跨越的鸿沟。活得自在兴许容易做到,活得实在则太不容易了。

  人生最残忍的莫过于无所求。成功与失败不可怕,失败了还有成功可以追求,只要是勇士,跌倒后再从泥泞中爬起来,有一个目标去追求,有一个方向可以渴望,失败并不是心碎的痛苦。成功者从新的高度看到又一座山之雄伟,便可以带着征服者的气魄去迎接又一个挑战。最可怕的是,站在世界的尽头、极点,四周是空荡的朦胧,前后是云雾笼罩的糊涂和绝望,而这种无限的混沌,无论你走到哪,都是一样。不知如何去走,走向哪里,追求什么,那才是再残忍不过的一生。浑浑噩噩地接受生的恩赐,又糊里糊涂地消耗生的可贵,无所事事,还站在混沌中发愣,生命之神就从手中夺去生存的权利。噢,当你拥有世间奇宝却无法使用之时,还有什么比这更残忍的呢?

  生命终极的无意义,使得一切成败、荣辱、快乐与痛苦的色彩黯然失色,生活一切行动的目的也随之黯然失色。一切行为的意义的价值便在行为的过程中闪现,目的实现与否显得苍白无意义。在经历的过程中,体味了困难的阻挡、挫折的袭击、奋斗的艰辛,也体味到过程所带来的五颜六色的新鲜气息、战胜困难的喜悦和欢乐以及挫折之后的勇气和坚定,人生命力的强大在过程中充分体现。目的的达到意味又一个台阶踩在脚下,台阶是无尽头的,人生的注意力必然集中在征服下一级台阶。意义的伟大在于征服的过程,而不在于征服的结果。

  得到与失去是同时的,得到的同时必失去许多,失去的同时也得到许多。一个真正生活的人不会太在乎得与失的,他自知只是生活的一分子,在短暂中生存,得失没有意义,有意义的只是感受和领略。得到了,却不会感受和体会又有什么意义呢?虽然失去了,但你已经体验到其中的内涵,失去了形体又有什么可遗憾的呢?人的生命毕竟有限,我们不可能也无法作到对世界任何一物的永远占有,甚至我们自身的躯体和我们引以自豪的思想也无法带回另一世界--死亡。得到形体与失去形体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去体味和经受形体内涵的冲击,这才是得与失的价值所在。

  流失生命换取经历;让风雨冲打,让世界模糊,最后学会生活,找到各自的方向。有人以解脱为起点,有人以解脱为终点,各自走上可悲的人生之路。以解脱为起点者,超然世外,用逃避的方式,高于世俗而生,让尚未死去的灵魂沉寂,让心灵不再为追求而热血沸腾。因为他看到了悲剧的必然性,不再愿意为失败而辛劳,不再为生命的价值追索,生命本来就无价值。以解脱为终点者,为生命的无价值下了个注脚--若有意义便在生命的过程之中。于是,为了这个实在的可能性,用他人无法忍受的痛苦,将自己逼入深谷,让自己在苦难中受尽折磨,也让自己更深刻地体会人生。他比常人拥有更大的勇气,了解的越多,思想越丰富,负担也越沉重,忍受更加深刻的心灵痛苦,拥有更为坚韧、强壮的心灵和对人生的执着追求。

  人的一生,必然要经受痛苦和不满足的折磨。有人在物质追求下费尽心机,有人在思想的折磨下精疲力竭。成天无忧无虑的人生不可见,只有“为赋新词强作愁”的少年和无行为能力的白痴才是真正的生命解脱者。前者尚未开始人生,后者已经结束了人生,而我们注定要陷入人生,因此苦痛是再自然不过的。

  天才,上帝给予了健全的生命机能,生活给予了特殊环境,自我拥有生活的欲望,愿意努力的人物。天才是极偶然的产物,一生的命运系于某一专注,不知对其是喜还是忧。天才的创造力是极强的,甚至成了创造机器,我甚至都怀疑天才是否在生活,除了创造,他们几乎失去其他生命的乐趣。他们来不及发现美,来不及体验生命,来不及停下身子静思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来不及问自己一句:为什么活着。他们无暇顾忌这些,只能一直向前,不停地创造就成了他生存的唯一目的。

  我们由于各种原因生活在不同的层次和社会阶层,但有一点我们之间是共同的:我们来到世上的目的都是为了生活。
  我们的环境限制了我们的生活空间,但只要在自己的位置上努力去作,努力去生活。我们之间又有什么区别呢?来到世上,我们一样赤身裸体,走到生命尽头,我们同样失去所有的一切。在生命当中,我们用不同的环境条件获得不同的生命经历,寻求各自的目的,直到最后共同的失败,你与我之间还有什么差距呢?
  人生而平等,实在是哲理,可惜如此哲理只能被少数人--真正生活者所理解。

  环境对人生的影响实在太大了。我们不明不白地被造物主安排来到世间已是够幸运的,被安排在最先进的环境当然更幸运,但哪怕是在世界最荒漠的地方,只要我们有机会在世间经历一遭,便无可埋怨了。一切取决于我们自己,是否能够把握这一机会,不枉费生命一场。在富裕发达的美国还是贫困落后的乍得都没关系,各人拥有各人的遭遇,各人拥有各人的疯狂,幸福的标准实在难分优劣。

  成长在鼓励中的人往往比别人发展的健康,他在自己的每一步都体验到自己的存在,肯定自己构成生命的主题。一旦有一天,他离开顺境,独自迎战失败时,他就会第一个想到依靠自己,相信自己的能量是唯一可以让自己生活下去的永动力。无论作对什么,作错什么,只对自己负责,便会将一切视作生活的必须阶段,不会沮丧地放弃自己的生命重心。

  太多痛苦、烦恼和无奈压抑了生活,幸好生活中还有幽默和偶尔的欢笑,要不然我真要怀疑人生的短暂是否是上帝对我们的惩罚。我们生活在黑色死亡的背景下,我们的每一步都面临荆棘和失败的陷井,前面是苦难、痛苦和死亡,身后是无法后退的时空的隔绝。好在我们受难换来了值得我们生存下去的信心。我的耳听到宇宙的震荡,我的眼见到美的光彩,我的鼻闻到芳香,我的嘴也品到五味,更主要的是我的心是自由的高鹰,无拘无束地飞,无边无际地高歌,我因此而恋生。

  幽默是苦中取乐,是坚强者才可能欣赏的欢乐;幽默是在黑暗中钻燧获得的火星,没有经历过深远和久远的黑暗的人是无法看见这用生命力发出的微光;幽默是深刻的,玩世不恭的背后是一颗严峻沉思的心灵。哗众取宠的笑话是够不上幽默的,幽默使人在忍俊不禁之后不得不沉思、百般琢磨,笑话那有这般耐人寻味?深沉者对信仰执着的笑才是幽默。对幽默的感应必然是心与心的感应,必然是对不幸的蔑视。

  生活在每时每刻制造痛苦,我们无法脱离生活的环境。物质决定了生活,精神主宰了人生,只要获得一颗高傲的心,在任何环境下生活都无关紧要。对物质追求远没有对精神追求来得充实,同样的物质条件在不同的氛围下享受也有不同的结局。中国文人历来穷酸,却清高自足,那份闲雅也挺令人动心。

  动荡的生命里只有争斗、奔腾,之后是疲乏和力竭;渴求平静与安宁。长期追求奋斗之后,最好的收获莫过于心灵的平静与安宁。我不需要任何荣誉和评价,只想让心在绿波荡漾的小湾内休憩,在恬静、舒适的小溪边静歇,在和风吹奏的山顶上领略安祥,在冰雪封冻的湖畔体会清凉。而一个物欲追求不择手段的人是得不到平静与安宁的回报。真诚无怨地放出自己的光与热,平等自由地交往、生活,在世俗中洁身自好,心灵便浸入平静与安宁的梦乡。


<此贴子已经被admin于2003-3-11 8:36:04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