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孤梦吟

老行者之家-孤梦吟-五、梦的哲学、宗教和艺术(二)

五、梦的哲学、宗教和艺术(二)

作者:老行者 阅读7066次 更新时间:2002-02-06


  人太有限了,欲望和思想一样是无穷的宇宙,于是一切的完全,一切的最高准则、最低限度,一切的充分,都显得苍白无力。只有疯子和蠢才才会想到塑造一个永恒,得到一种极限,达到一项穷尽。也因此,愚人们用自己的有限遮住了茫茫的宇宙,有一天,真正面对无尽时空时,他们才显示出自己真正可卑和怯弱。一个强不可破的外表后面,往往是一颗兔子的心。

  哲学者,是不同于世人的精神不正常的人。最痛苦之处在于:明知世界、人生之谜无法解答,还是将自己投入这必死的深渊,总希望自己是一个例外。失败的历史就这样漫漫不断,哲人在追寻中自己得到了满足、实现,世界仍旧照样旋转,只是多了几个有意思的思想和几条荒谬无比的规律。

  唉,怎么会有人将哲学誉为产妇呢?它孕育不出具体科学,也不是自然科学之子。也许,考究哲学的由来本身就在浪费短暂,哲学的意义在于现在,现在对世界、对人生的影响。用不着去幻想哲学的永存还是短暂,人类尚且无法永存,人类思想又将以何种形式达到永恒呢?

  哲学与时代相比较,总是比时代提前了半拍,正因为如此,哲人的明者常常成为时代的先知,不是成为时代的骄子,就是成为时代最彻底的叛逆。

  哲学的深奥、令人费解甚至荒谬之极,常常是自身与自然、社会的距离造成的。
  没有自己的高度,从自然、社会看哲学,哲学显得很高、很远,不可捉摸和不可理解;拥有自己的高度看哲学,不是觉得太粗浅、庸俗,就是觉得虚无、荒诞;只有同哲人同一高度,才会同他看到同样的大地和蓝天,这种情况不多。世界上没有两种完全一致的哲学思维,弟子反对老师也就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哲学家应是科学家、艺术家和政治家的统一体。不仅需要强大的理性思维、热烈的情感意识,还需要坚强的意志,才有可能追求生活中的真、善、美。只有这样的哲学家才有生命的活力,思想才有新鲜的血液。没有情感的哲学家是冷面、阴郁的;没有强大的意志的人,无法投身社会;若没有理性就根本谈不上哲学了。

  哲学与宗教同出一炉,区别在于:哲学的随从需要对原理本身进行理解,而宗教的信徒则不必深究教义。哲学者是对理论怀有共鸣,宗教信徒是对理论的盲目崇拜,两者的目的一样,为飘泊流浪、茫然不知所措的灵魂寻求依托、聊以自慰。因此,每当一个人从苦闷中解脱出来,从痛苦和寂寞中挣扎出来,往往要对自己信奉的哲学理论、信仰的教义进行批判。他需要重新去游荡,重新开创新的航程,原先的心灵归宿已经成为他的束缚。于是一切成为过去,直到有一天游历倦怠了,他又将为自己寻找新的归宿。
  一个不安分的奋斗者,只能这样生存。

  把哲学当作谋生手段,或当作获得名利的阶梯,哲学就从纯净的高空落入混沌的尘土中,哲人也从自己的山峰坠落。或许原先根本就是散发物臭的浊学和浊人,既没有高空也没有山峰。

  匠者,仿制者也。
  心灵手巧者可以用自己的技艺将他人的创造性思维具体体现出来,却不能创造出自己独特的思维。没有创造就没有哲学,哲学是溶于自身血液的喷涌之泉。
  仿制哲学者大概只能称之为学舌的鹦鹉,而不能称为哲学之匠。

  哲学是个性的,只有独特的思维,才有自己的哲学。
  一个人还没有独立思考或不能独立思考时,才会接受他人的哲学思想,才会成为哲学家的信徒。一种哲学理论兴许会影响一个人自身哲学体系的建立,但一旦这套理论溶于自身体内,就不再是原先的理论,而是另一个独立思想。正因为如此,哲学才会生机盎然,所以说思想专制的社会哲学也走上穷途末路。

  理性哲学和非理性哲学是哲学的两个部分,理性哲学是生活哲学,非理性哲学是生命哲学。犹如生命离不开生活,无法凭空存在,生活也不能缺乏生命的激情一样,理性与非理性都无法独自掌握哲学的。哲学既不是虚无飘渺的海市蜃楼,也不是枯干、僵死的木乃伊。

  缺乏独立思想的人才会希望单一思想,才会畏惧多种思想的侵入。糊涂者将因此更加糊涂,不知哪些思想才是自己跟从的对象。
  西方思想的涌入却给思想界带来了新的生机,独立有力的思想将在冲击中经受考验,开阔视野,接纳新鲜的血液。让自然界的优胜劣败规律在思想界同样存在,思想的力量将益加强大。

  与人生一样,探索哲学才是目的所在,追求的过程蕴含着一切目的和意义,得出的结论就在产生的瞬间化作腐朽。任何人的思维、经历、积累、表达、环境都是有限的,哪怕是成功者的结论的超前性也是有限、终要过时。哲学自身的意义体现在个体对其投入全身的心的追求,个体在拼搏中将短暂染上最动人的色泽。


<此贴子已经被admin于02-11-8 20:31:02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