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孤梦吟

老行者之家-孤梦吟-六、情感、感觉的梦幻(二)

六、情感、感觉的梦幻(二)

作者:老行者 阅读12818次 更新时间:2002-02-06

  起风时,走到阴郁的天空下,让天边的闷雷敲打心中的战鼓,让闪电剖开血淋淋的自我的灵魂,用勇气等待那即将袭来的暴雨。等待比抗争更需要勇气,耐心比雄心更难获得。雨来了,大颗的雨点砸着生疼的脸,周围仍旧是黑暗的晦涩的世界,雨的淫威积起处处污水,风的肆虐,掀起整个世界,末日似乎来临。全身心在打击面前却冷静而兴奋,经受住考验的胜利感战胜了寒冷的威胁。天边露出白色的天际,雨的威风顿减,风也无奈收兵,世人眼里的落汤鸡却在雨水中昂首踯躅,毫无倦意。风停雨霁,阳光下清新的世界里,只有雨中游历者真正体会到美丽的含义,获得美是必须有代价的。

  我时常被莫名其妙的郁闷和烦躁缠绕,沉重的心不知如何可以解脱。孤自一个人在夜里,在清静的湖畔,在街灯下闲游,环境离我远去。我需要自我的对话,将无来由的沉重诉说给自己,以减轻心灵的压力。有时,借此机会琢磨平时无法思考的问题,思想特别冷静、深刻,分析也往往独特,理解和体会也别具一格,往往恍然大悟的喜悦冲走散步时的忧郁。自己带自己走出低谷,自己为自信奠定基础。

  哭多了无泪,说多了无语,见多了麻木,痛苦的历程一个接一个,没有一点勇气和韧性是不行的。

  经过一场冲击,伤口尚未愈合,没有什么思想,没有什么感觉。过去的理想倒塌了,新的理想还未打地基,看着一片废墟,只是一种无奈。这世界太无奈了,没有办法,让伤口继续流血,为自己的墓地选择地址吧。

  一代又一代地沉沦,对一切的一切只求和谐的大一统民族,在自己的化石面前凋谢了。新鲜的风被伟大的长城拒之关外;宇宙清新的雪水被混浊的土壤玷污,变得浑浊、滞流;创造生命自足的森林,在千百年的刀斧下,变成灰烬和腐土;与蓝天相映的草原,让历史的犁翻出了生命的根,生命的世界沦为强暴的沙漠。铜墙铁壁的腐骨烂尸中,蛆虫在繁殖,彼此相争相杀,互相咀嚼,就连那唯一永恒的蓝天也被一页红纱隔开。自然啊,由虫子进化到猴子用了几十亿年,由猴子进化到人用了若干万年,若是由人退化成虫子大概不要那么长时间吧。

  哭泣和欢笑属于你们,我只属于沉默--致心的沉默和冷漠。幼嫩的肩上曾担负着死神的重压,心灵的蹂躏,最大承受限度失去了弹性,留下僵死的一颗心。机械地生存分隔了你我,风雪造就了一片死海,在寂寞深处,拥有最深的海底。这你看不见,我也摸不着,只好沉落再沉落,直到触及地火的熔岩,直到沸腾的火吞没又一个星光。

  一个长期征战的人,身心乏力,突然颓然地说一句:我累了,我简直要崩溃了。
  我于是看到了生活的深刻和痛苦,感觉到无数艰辛和残忍,体会到人自身的脆弱和可悲。我们不辞劳苦地投生入世,不惜一切地挣扎、拼搏,最后除了一串脚印,什么也没有得到,便不得不疲惫交加地耗尽生命而离世。
  如此感受,不是亲临其境是无法体会的。深刻的内涵绝不是书面文字可以表述的,影像中的火是不发热的。

  最令人回忆的感情交流是在毫无准备的接触中突然到来的,美好动人的东西总是在不知不觉时渗透进来。心里做好准备,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没有惊喜,也没有魅力,平淡冲蚀了彼此的感觉。
  在突如其来的邂逅中,各人的表现走向两个极端,要么惊慌失措,最不自然,要么顺其自然,充分表现自己。后者如加上感情的因素,便很可能产生一见钟情的喜剧。

  顺其自然吧,你是外向活泼,便自由自在地欢笑奔跳;你是文雅恬静,尽可以安闲自得。沉静的你的欢笑和活泼的你的沉思一样和谐自然。该放松自己就放松自己,该束缚自己就束缚自己,你是你自己的君主,想干什么就顺其自然好了,人活一次不容易,过些少苦恼的生活得了。说这些,也许是无奈的风又吹动了我的毛发。

  幽默带给人们不是轻松,而是沉重的思索。幽默不是可以讲述与他人的,它是个人自身心灵经历后的共振奏出和弦。没有经历、没有共同的频率,甚至连思想都没有,我的幽默你如何可能接受?幽默属于思想者,玩笑属于众人,幽默是独特的,大众化的幽默只能带来难言的苦笑。心灵不相通就难拥有共同的幽默。

  幽默无意于伤害别人,仅仅是高傲者的自娱,是对长期奋争困乏的一种释然、一种偶尔的解脱。是幽默绝没有恶意,独享其乐便是幽默者所得,听众和被幽默者往往是摸不着头脑的。

  “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幽默也一样,刻意求索是得不到幽默的。没有比寻求幽默更缺乏幽默感的事了。

  幽默者往往是自信的人,充分了解自己的人,才会经常自我取乐,将矛头对准自己,解析自己,在幽默中更深地懂得自己。

  我常常在幽默中释然一笑,获得一份轻松的同时感到一份沉重。恍然大悟是对幽默的最好概括,幽默中人们得到的绝不仅仅是嘻嘻一笑。

  上好的幽默,一定得用十分严肃、一本正经的方式叙述,在不露声色的表露中,智者发出凄凉一笑,无可奈何的笑。黑色幽默,给幽默披上黑色外套,再适当不过了。

  中国的政治是思想统一的政治,国人如此多,统一思想光靠愚民还是不够的,还要开会,多多地开会,将人折腾的精疲力竭时,思想统一的目的往往容易达到。行政官员日理万机中,多的是忙于开会,少的是实际工作,论“窝里斗”也只有中国人有这样的时间、精力和经验条件。

  宇宙对个体来说够残酷的,时间与空间属于我们的又如此有限,我们自身也软弱的可以,想得多,行动得少。一个又一个宏伟规划,却总是缺少开始动手的勇气,号角吹响了很久,军队却不见前进。就在我们犹豫徘徊之际,时空匆匆而去,等我们回顾身后,叹息不矣,属于我们的短暂便进入尾声。幻想已足矣,该行动了,尽快地付诸实施。生命固然短暂,但毕竟还是存在,干几件平凡、简单的事还是足够的。

  曾经认真经历过的生活很难忘记,全被深埋在记忆底层,平时不易回想起来,一旦拥有某个契机,记忆深处的真诚和梦幻便会喷涌不息,一发不可收拾,要想关住闸门也难以作到。这时最好莫过于一个人在夜风中散步,或独自倚靠床头,没有人打扰,没有分散注意的因素,让一切过去从心灵底处翻出。兴奋地重新回味过去的幼稚、单纯和无邪,忆想曾有过的细枝末节,体会生之温暖和艰辛,坚定生的信念。

  长梦中醒来,第一个感觉就是该干活了。

  闲了无聊,给自己找些活干,既不闲,也不无聊,一举两得。

  忙碌地依照公共规则和时间表生活时,我厌倦了自己,感到疲乏、烦躁。在空闲季节,又习惯将自己投入自我规则和时间表生活,每天总有所得,自得其乐,轻松愉快,新鲜的空气刺激内心的兴奋,老想往前跑,偶尔回头一看也心满意足。于是,开始学会将公共规定和时间表融于自我规则和时间表,生活变得充实可爱。

<此贴子已经被admin于2003-3-11 8:33:29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