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孤梦吟

老行者之家-孤梦吟-三、读与写之梦(三)

三、读与写之梦(三)

作者:老行者 阅读7024次 更新时间:2002-02-04


  留下文字并不是我生活的目的,只是我生活的一种手段、一个方式。有时一不小心,写作倒成了目的,生活成了手段,我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

  对于写作,我只是刚开始,就要我总结自己,未免太早了点。生活才刚刚开始,我如何可知生活的怎样才算尽美?

  我没有写作的才能,也没有写作的癖好,但我拥有唯一可自慰的独立思想,尤其是比他人远见一点的思想。我最大的毛病就是健忘,对自己思考后得出的思想也不例外,所以我不得不收集我的思想、我的观点。这是我的宇宙中可能闪光的星星,我不敢轻易任其隐没黑邃的空际,被迫用自己都不甚满意的秃笔,勉强把想到的东西勾述。谁知这一开始便没有结束,越动笔,想得越多,开始为想而写,现在,为写而想,上了贼船,想下来倒有一种犯罪感。无奈何,目的和手段的模糊,自己糊涂地思,糊涂地写,古人云:难得糊涂,大概也莫过于此吧。

  文字是感觉的储存处,过些时候拿出来翻,都会对曾经的感觉深表惊讶:我当时怎么会这么想;有时也会对过去的感觉感到好笑:我当时怎么如此幼稚。感觉走过的路往往是生活走过的路的最真反映,感觉的储存,就是对生命的储存。

  写作的全过程只有一种简单的方式:向自己表白自己,希望得到自我对自己的理解和支持。每当写作时,总有一个遥远的声音在耳边低语,我只是将听到的记下来,将同意的话写下来,这便是我的写作。写作的一切中心只有一个:为我个人,从写到读到批评都是自我的需求。

  出卖自己的人在任何领域都有。写作本是自我内心的外露,作品应是自我最客观的表白,有的人却将写作的意义也给出卖了。为了讨好他人,如同妓女出卖色相,甚至妓女都不如,妓女只出卖肉体,他们连良心都可以出卖。

  我的文字难免会写一些他人所不容的东西,但我的文字决不会违背我的良心。如此世界中,一切都是虚假和肮脏的,我只剩下心中这块净土。面对良心,我才能保持自己纯洁和人性。我的一切都将接受良心的检验,违背良心是我最不可容忍的污点。我可以不是完人、不是好人,甚至是他人眼里的坏人,但我不能是践踏自己良心的人。这个世界上,我一无所有,我的所有价值都依存在这仅存的净土上,失去了它,我就失去了一切。

  想写些什么就马上动手吧,感觉是无法回忆的,事易时移,要想再咀嚼过去的韵味是不可能的。明天的口味与今天的毕竟不同,失去的感觉想打捞也来不及了。

  写作如同耕耘,刚到收获季节,心情就不同了,等到果实在眼前时,心里的舒坦只有辛勤劳动的人才能体会。这时走到街上,你的自豪感也会洋溢出来,因为你的信步闲游是你耕作换来的休息。

  一个人想多了,写多了,却没有行动,自己对自己都会产生怀疑。古人云:言必行、行必果,很是深刻。语言比行动更多的人绝不会是成功的人。作人的起点是“作”,没有行动的空头支票只有两点可以解释,或是自己对自己不负责,自己开自己的玩笑;或是自己欺骗自己,愚弄自己。当然,若想欺骗他人,那么连归档的资格都没有了。

  写作是由感而发的结果,不是挤牙膏的产物。拿起笔逼迫自己动手是培养自己的勇气,但若是心中无物,绞尽脑汁、搜肠刮肚地拼凑一篇文章,却又空洞无物,真不如不写。若不愿让笔闲着,练练字得了。

  很多思想和感觉都是由心底里冒出来的,飘浮不定。刻意追求往往不知该想些什么,漫不经心的时候,它们又不断在脑海中涌现。要想抓住感觉就得快,不然就淡忘消失了。

  文明对个体发展而言,既是营养基又是负担。文明环境中,个体很容易获得心灵相通的一切成果,却很难摆脱那些不愿接受的惰性的影响,若要批判文明或引进外来文明代替固有文明更是困难,尤其是一个宁可沉默中消亡,不愿在变化中永生的民族。一代又一代英才在文明中诞生,又在文明中腐朽,文明依然如故,祖先的荣光终于成为后人的枷锁。要想突破文明,大概就得冒天下之大不讳,甘当“逆子恶臣”了。

  色情、凶杀、暴力浸透了文化,文化便落下一个档次,成为通俗文化,去迎合需要刺激的人们。文化是纯洁的智慧果,是文化必不通俗,通俗文化不过是披着文化外衣,反其道而行之的文化糟粕罢了。

  众口烁金,舆论面前坚强的人也难免会被击倒、打伤。多数人只好园滑处世,少数人一贯坚持自己的原则,这两种人容易形成自然的习惯,不再成为舆论的焦点。只有那些动摇不定的中间人物,最经常为舆论所主宰。

<此贴子已经被admin于02-11-8 20:35:06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