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位置:首页 > 孤梦吟

老行者之家-孤梦吟-五、梦的哲学、宗教和艺术(三)

五、梦的哲学、宗教和艺术(三)

作者:老行者 阅读9258次 更新时间:2002-02-06

  艺术如同哲学,是高山冰雪融化的清溪,纯洁、清彻,在群峰中自由地冲向陡崖、峭壁,用一次又一次向下飞跃的能量,奏出一曲又一曲动人的乐章。同样,一旦混入了泥浆,美好的清溪就会坠入地狱,妖鬼的歌唱,将隐没圣洁的天堂。

  艺术是洁净、无味、透明的液体,可以用任何器皿装盛,没有任何固定的模式,可以佐以各种调料,从中品味甜、酸、苦、辣、咸。但艺术无论如何不能施其以色,自身的无色正是自己圣洁的支柱。艺术吸引人之处在于艺术自身的纯洁和自身的透彻,人们通过它去窥视五光十色的真实世界。如果艺术失去了自己的纯洁,它就成为蒙骗人的工具。

  古典的写实艺术最大好处在于普通人至少可以通过自然的比较,鉴其优劣。现代派艺术的问世,是抽象、跳跃、怪诞还是虚无?已经不容易为他人所了解。也许,这一方面留给观者更多的想像空间,另一方面更强烈地刺激人们在现代社会里日益麻木的感官。我如此认为:古典派艺术的对象是广大观众,对其评价可以有一般的标准;现代派艺术的对象是作者为数不多的共鸣者、知音,只有偶然的契机才能让他人领略到作者的良苦用心(当然,若作者也不知所云,则另当别论),它的评判标准不容易确定,难免有是是非非的情况出现,每个个体都会有自己的鉴别标准。

  每个人不可能都成为社会的艺术家,但每个人应该成为自己的艺术天才。一个独立者应该始终用新鲜的目光好奇地从每个细节、每丝音响、每阵清风中感受新的一切。不断发现新鲜事物的人才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个体。一个人一旦对世界失去了新鲜的印象,世界也将对他失去新鲜感,在没有新鲜感的环境中耗费有限的生命,除了无聊、寂寞,还有什么?这简直是一种罪恶。世界是无限的、变化的,关键在于你有没有敏感的灵魂去发现微小的变化,收集新鲜的体验。只有生命力旺盛、精力充沛的人才能有敏感的心灵,才能在有限中领略更多的经历。

  艺术家具有超出常人的生命活力,无法从属于世人的束缚,他注定要漂泊,要流浪,要不断地搏击。虽然,长久的动荡生活使他厌倦、疲惫,而渴望寻求一个归宿,但哪一个归属能将一颗动荡的心灵紧紧拴住呢?长久的安逸,又将激起那永不满足的心的热望,要发光、要发热,让世界因自己而闪光、温暖、热烈,冲出归宿,到高空中哀叫,发泄长久抑积的强音,只有雷电、暴雨、狂风才能平息这火山般的活力,平静和实现心灵的需要。世间焉有永恒的归宿?只有动荡的心,疲惫的身躯,却没有平静安祥的长久注视的目光,没有能够激起灵感和活力的燧石。

  可能,我喜欢浪漫的艺术,崇尚那些能使人心灵震撼的艺术。我希望艺术和哲学有所界限,哲学引导人们思想、推论、预测,艺术激发人的心灵美感,给人以启迪。

  女性与艺术有不解之缘。艺术家通常是男士,却经常通过女性来激发灵感,创造艺术。

  艺术是一棵拥有无数分杈的生命之树,不同的艺术形式都有自己的特点,有自己的长处,也有共同的质的美感。
  电影是活动的画面,绘画、照片是静止的图案,电影使人在接近自然的交往中获得美感,绘画、照片让人在高层次的静止瞬间赢得难忘的记忆。一部好影片比一张图案更容易激起你的共鸣,却不如绘画、照片那样具有持久的魅力。

  艺术应该是远离人群、高出尘世的清云薄雾,朝霞、夕阳将它染成五彩的梦,星光从雾隙中散出醉人的眼,黑夜将它笼罩在无边的深壁。艺术是轻柔的风、狂暴的雨、幻想的天空、现实的镜子,你又无法寻求它的真正影子,找不着它实在的质,这才是艺术。

  我厌恶给艺术制造模式,涂抹色彩,限制内容,哪不是艺术,而是工具。

  孩提时,对世界是一种幻想;长大了,对世界是一种了解;老了,对世界大概又具有幻想了。
  当我们无知、无能力,我们总是充满幻想,当我们在征服、追求时,我们就得从云海中走下来。
  艺术就是我们对自己能力、愿望、痛苦、快乐的幻想和呐喊,艺术补偿了我们的有限能力和有限生命。

  也许,现代艺术的好坏不是某一个体所能评价的。现代艺术本身是双重创作过程,作者将自我的感觉表现于艺术之中,观众必须通过作品再进行自我的创作,从中领会自己的感受,挖掘自己对艺术美的追求。也许,现代艺术最有价值的部分不是作者的创作,而是观众的创作。观众才是最终的创作者,作品的好坏取决于观众对其共鸣程度。而就其单一作品而言,我不知道其优劣该通过什么区分。

  诗是语言的精髓,是表达情绪、感觉、思维的最隹方式,也是最含蓄、最有魅力的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有人老将诗与哲学拉在一块,我始终没有这样的感觉:哲学强调的是内容,是质,而不是形式、外形。如果需要哲学来检验、充实我的思想,我渴望得到的是深刻的内涵,必须将其从掩蔽在文字外衣下的字句中提取我所需要的质,而将其优美的外衣远远地丢在一边。所以我不重视哲学的形式。当然,如果我是在欣赏艺术,则希望不但有美的外形,还能有点深刻的内容,那我将为之欢呼。在艺术的特殊手法下,揭开一层层迷雾,从中得到艺术的享受,最后的内涵只是一个支点。
  我不愿意别人将自己创造的目的弄混,更害怕作者将目的和手段混同,甚至倒置。用艺术的方式创造哲学,或用哲学的方式创造艺术,得到的既不是艺术也不是哲学,而是糟蹋了人类最美好的两项精神魂宝。

  非理性主义象洪水猛兽一般冲击了理性主义的大厦,传统、思想者、哲人们惶惶不可终日,甚至斥之为人类思维的坠落。传统思想者的思维落后了,他们看不到非理性主义的实质。非理性只是思维的方式,用非理性的方式去创造理性,建造理性的世界。非理性主义没有用系统的模式扼制自己的思想,却用无数的创造、思想组成自己的开放体系,尼采就是一例。非理性打开了窒息的思想天窗,让新的空气、阳光进入僵化的躯体,让陈腐的真理随新鲜的血液而去。非理性主义的创造思维益加显示其旺盛的生命力,没有框架制约,没有统一规格的限制,思想火苗生机盎然,如百花园的春天争奇斗妍。我不想再拿起沉重的系统框架,而幻想自由的生存和发展。


<此贴子已经被admin于2003-3-11 8:32:18编辑过>